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260章 生活大部分是甜的

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

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

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

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

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扬。

迟雨橙很享受这种被需要的感觉,她偶尔会低下头瞟一眼被史泽豪紧紧握住的手,随后在心里偷偷地微笑起来。

她喜欢这样安静的氛围,静静地走着,没有任何人的打扰。

于是她也紧紧反握着它的手,也保持沉默,两人步调一致地往前走着。

半响,经过一家精品店的时候,迟雨橙突然说道:“大哥哥,陪我进去逛逛吧,我昨天刚好把发夹弄断了需要重新买一个呢。”

“哦,那进去看看吧!”

“欢迎光临,需要什么随便看看。”

迟雨橙见服务员这么热情地招待了她,满脸堆着笑意问道:“请问有发夹吗?”

“又,那边一排都是,您可以过去看看。”服务员指着前面的地方说道。

迟雨橙顺着看了过去,的确是各种各样的款式,她简直喜欢得不得了:“走,大哥哥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史泽豪极不情愿地说了一句。

“咦,这个很好看,我帮你试戴一下吧?”迟雨橙拿起一个米老师发箍就往史泽豪头上扣下去,正红色的米老鼠头上两只大耳朵还在忽闪忽闪着。

“干嘛?”

看着迟雨橙伸过来的手,史泽豪像躲避瘟神一样连忙躲开来了。

“这么好看的发箍你就不想戴一下吗?”迟雨橙假装不知情地问了问。

史泽豪不敢相信地用手指着自己,问道:“你确信这是给我的,没找错对象吗?”

迟雨橙摇摇头,装出一副傻白甜的样子来,说:“对呀,就是给你戴的,你看这米老鼠多可爱呀?”

“不要,我堂堂一个总裁怎么可以被你这黄毛丫头戏耍,快拿开快拿开。”

“不要嘛,大哥哥你长得这么帅,戴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对呀,毕竟我的脸长得确实有点帅了。”

“对吧,意识到问题所在了吧。所以,就为了这张帅气的脸蛋你就帮个忙呗,别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。”

迟雨橙见史泽豪口径松了些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发箍给他戴在了头上。

史泽豪没好气地瞄了她一眼,只见她已经正捧腹大笑,笑得都快要岔气了。

他瞬间不乐意了,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。

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那一瞬间,整个人脸都绿了。

他的脸迅速地阴沉了下来,恶狠狠地看着迟雨橙。

迟雨橙被他这一眼,本来还发出“咯咯咯”的笑声来也不敢出声了,这个时候的她像极了史泽豪头上戴着的那个米老鼠一样。

对方像一只凶猛的猫一样,正对着她虎视眈眈,好像只要一不小心自己就会变成他的盘中餐一样。

她迅速收起自己的笑容来,眼睛也不敢正视史泽豪一眼,怯怯地伸出双手去准备把发箍拿了下来。

因为史泽豪太高的缘故,迟雨橙只有踮起脚尖才拿得到,她高高地举起手来,却被史泽豪把手抓住。

“戴就戴呗,不是要帮你当模特,就要有模特的专业精神。”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“什么?快看看发箍怎么样,赶紧买了走人!”史泽豪极不情愿地说了一声。

“哦。”

史泽豪满脸虽然挤不情愿,但是见迟雨橙这么开心,也就瞬间原谅了她。

他那又爱又恨的样子跟哄小孩子一样,轻也不是,重也不是。

两人走出精品店,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。

大概是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的原因,街道两旁的大树虽然已经掉光了叶子,但是却被绚丽多姿的小灯装饰得异常的绚丽。

红红火火的一片,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。

迟雨橙头上带着米老鼠发箍,吃着冰糖葫芦,用崇拜的眼神仰视着史泽豪。

“您为什么突然这样看着我?虽然我知道我长得很帅,但是你也不至于这样看着我吧!”

“大哥哥,快看,前面好像是动物园呢。”

迟雨橙松开史泽豪的手指着前方说。

“嗯,想去吗?再不去马上就要关门了哦?”

迟雨橙点点头:“去!”

因为进去得晚,参观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。

两人走到猴子馆门口来,只见一只母猴正在给一只幼小的猴子哺乳,另一只公猴正坐在旁边守护着他们。

他们俩静静地看着这一家三口,母猴哺乳的样子像极了人类,她跟所有慈祥的母亲一样呢,眼睛注视着怀里的小猴子,眼中全是满满的慈爱之情。

而公猴就像一座高山一样矗立在他们的身旁。

看着这样温馨的场面,迟雨橙竟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来。

“大哥哥,你看它们一家多么开心呀,我真羡慕它们。我小时候也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场景,爸爸妈妈围绕着我的身旁,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。可是,从小到大我的生活离都缺少爸爸的影子......”

“现在可以了呀,叔叔不是已经回来了吗?再说了,以后咱们结了婚,有了自己的小孩也一样可以这样呀。就算是完成你的一个愿望吧......”

说完这句话后,史泽豪伸出手来,用指腹将她眼角溢出来的泪水擦了又擦。

“大哥哥,你总是给我各种各样的温暖,谢谢你。”

“好好的,怎么又开始煽情了?”

迟雨橙低着头,脸上全是岁月静好的笑容。

她将手里的糖葫芦放入口中,吃了一口后喃喃低语:

“人家今天高兴嘛,说些好听的话给你听嘛。”

吃进嘴里的糖葫芦,酸中带着甜,带给味蕾带来美的享受。

吃在嘴里酸酸甜甜的,这样的味道像极了人生的味道,有酸也有甜。

迟雨橙一边吃着糖葫芦,一边说:“我觉得,人生虽然有的时候不尽人意,但是大多数是甜的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