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56章 促膝长谈

这是迟雨橙收到的第一笔订单,这也证明了自己的作品得到别人的认可,她这会子的心情就像查到高考成绩时候一样的开心。

此时的她眼角眉梢都是笑。

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此时的心情,那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最合适不过了。

或许这就是谢梅丽口中所说的惊喜吧,确实,这些小小的惊喜就像五彩斑斓的颜料一样,把原本索然无味的生活描绘得津津有味。

所以,付出就会有收获。

她很快将心中的喜悦收了起来,坐在书桌面前开始工作。

她关掉手机,直接拿出笔和纸,将自己想象中的样式画了出来。

她有绘画功底,还要得益于初中的时候,学校在下午放学的时候专门给学生们开了很多兴趣课程,有美术,有音乐,有舞蹈,书法等等,各个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课程。

当时迟雨橙因为喜欢画画,所以学习的就是美术,没想到这竟然为她今后的发展有了这样大的帮助。

因为有专业的素描基础,迟雨橙画起图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了。

画好之后,她又用彩铅将衣服的颜色涂上。

“咚咚咚”,是有人在敲门。

家里通常都是她跟迟母两人在,迟父整天没个踪影,所以不难猜到应该是迟母来了。

迟雨橙放下手中的笔,起身开门。

“妈。”

迟母走近了进来,顺势坐在迟雨橙的床边上,说道:“都高考完了,还在忙吗?”

迟雨橙将图纸拿起来,坐在迟母身边说道:“妈,你看看,这是我画的玩偶衣服,好看吗?”

迟母拿在手里,细细地看了几眼,虽然不认识字,但是这样简单的图案却是每个人都看得懂的。“嗯,很漂亮,怎么想到做这个?”

“我之前看家里有一些碎布,丢了怪可惜的。就用一些来做了些东西,像钱包呀,文具袋,布偶衣服之类的东西,挂在网上卖,本来以为没人买的。谁知居然有人喜欢,卖出去了一些,客人现在又预定了几件,我这不是正在赶制嘛。”

“好是好,就是别累坏了身体。你白天还要去商场做兼职,晚上回来还要加班加点赚钱,你才十八岁不到,妈看了实在心疼。”迟母说着,竟流下了眼泪。

迟雨橙急忙伸手将迟母脸颊上的泪水擦去,安慰道:“嗨,这有什么嘛。我反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的,自食其力,靠自己的一首双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,既锻炼了自己还可以补贴家用,很好呀!”

“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,妈妈总觉得对不住你。从小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。都怪你那爸爸不争气,整天游手好闲,没个正事。拖累了你呀!”

“妈,您别太难过了,事已至此,咱们也只有认了。别人指望不上,咱们可以靠自己改变命运呀。”

有这么懂事的女儿,迟母感到很欣慰,她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床头挂着一件质地很好的西装外套,这时候她握着迟雨橙的手,说道:“橙橙,交男朋友了吗?”

迟雨橙没想到母亲居然会问这个,脸突然像火烧云一样,红到耳根。

她羞涩地低着头,小声说道:“没,没有呢。”

“妈虽然没读过书,不懂得什么浪漫,但是妈也是过来人。正很正常,没什么好害羞的。若是有人帮着妈一起照顾你的话,妈肯定很开心。”迟雨橙没想到往日里说话根本不着边际的迟母,居然也会说出这样充满大道理的话,倒是让她有点吃惊。

“没有啦,只是一个普通朋友,还没到你说的那一步。”

“那就是有希望咯?”迟母接着问道。

“哎呀,什么希望不希望的,说得就好像你姑娘没人要了一样,难道还眼巴巴地求他接受我不成。”

“妈不是那个意思。咳咳咳……”迟母弯着腰便是一阵咳嗽,咳起来脖子的青筋都清晰可见。

迟雨橙连忙给迟母捶捶背,说道:“妈,你别激动,你的意思我明白。我不说就是了。”

迟雨橙缓和了一些,拉着迟雨橙的手说道:“不关你的事,本来就是老毛病了,今天下过雨,天气凉下来就是这个样子。没事的。”

此时,外面已经夜深人静,母女两人很久没有这样促膝长谈了。

迟雨橙趴在迟母的腿上,鼻子酸涩,她知道迟母这是积劳成疾导致的。

但凡迟父对这个家负一点点责任,帮迟母搭把手,她们的家境也不止于此。

母女两人辛勤劳作挣来的钱,全部都被迟父偷去,输得精光,迟母的身体也不会因此而拖垮。

所以,在她的心里,对迟父或多或少是有怨恨的;而对自己的母亲,则是心疼极了。“妈,药吃了吗?”

“那些药不管事的,还很苦,不想吃。”迟母的话一点都不假,因为病的时间长了,之前开的药似乎起不了多大作用了。

于是,迟母索性不吃了。

“那咱们改天去找别的医生看看,另外开些药,但是不能不吃。妈,我真恨不得现在已经大学毕业,参加工作了,这样我就可以挣钱养家糊口了,你也不用那么辛苦了。”迟雨橙趴在迟母的腿上,眼泪却止不住的流。

她在为迟母的身体感到担忧,也对现在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自责。

“快了,快了,妈再辛苦几年就好了。不过,有你这句话,妈心里就很高兴了。”

“妈,别担心。我上大学之后还是要一边兼职一边上学,再加上有奖学金,咱们的日子不会很难的。”

“只是太你会恨辛苦的。”迟母见其他女孩子在这个年龄都是无忧无虑的,不用为家里的生计奔波劳累,见自己的女儿如此,真是不忍心极了。

但是生活所迫,又不得不如此。

“妈,我不怕苦。”其实,对于迟母的身体来说,以其说是药在维持着她的身体,还不如说是迟雨橙是她一直坚持下去的理由。

自己的大儿子自从成家之后,就只有自己的老婆,哪里还想得到自己的妈妈和妹妹。

迟父又像一个巨大的拖油瓶一样,死死拽住她们的脚不能前行。

久而久之,迟雨橙便和迟母相依为命了。

这个时候,迟母突然站了起来,打开房间门,探出头去左右看了看。随后将门关得紧紧地才回到原座位上。

迟雨橙看着迟母的举动有些反常,好奇地问道:“妈,什么事,这么神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