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57章 爸爸回来了

迟雨橙看着迟母的举动有些反常,好奇地问道:“妈,什么事,这么神秘?”

“嘘,小声一点。”迟母重新坐回床边后,双手将迟雨橙的手握在手心。

那是一双粗糙而又温暖的手,也是这一双有些“刺鳞鳞”的双手整日辛勤劳作,一针一线地为客人缝补衣服,换来钱,将她养大,供她读书上大学。

这双手布满了生活的沧桑与不易。

“妈,今天是怎么了,是有事情要说吗?”迟雨橙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,她好奇地看着母亲,等待母亲揭晓答案。

“橙橙,你爸爸今天回来了。”迟母又望了一眼门外,小声说道。

“什么,爸爸回来了,他怎么会回来了?”迟雨橙惊讶极了,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迟父上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了,她甚至已经忘了这个家还有迟父的存在。

而且,说句实在话,对于他的回来,迟雨橙感到极度的不安和不自在。

迟父的存在好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她的心里。

“嘘,所以妈让你说话小声一点。千万别让他听到咱们之间的谈话。”迟母小心翼翼地在迟雨橙耳旁说话,每一个语调都那么小,她说话时呼出的气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,不停地煽动着她的耳膜。

“这个时候,他怎么回来了?”迟雨橙心里很清楚,每当迟父回来的时候,要么是身无分文,要么就是欠了一屁股债,无非是回家来敲诈勒索。

否则,以他的性格,是一秒钟都不愿意在家里多待的。

他每次回家都像一颗炸弹一样,将这个家搅得不得安宁,让她们母女噩梦缠身。

他曾经的所作所为还历历在目,叫人不寒而栗。

“这还用说吗,不是为了钱他哪会回来呀。”迟母哀叹着说道,同时也为自己的不幸感到叹息。

“可是,咱们家本来就没有什么钱了,他回来也是白跑一趟。”

迟母挪了挪身子,向迟雨橙靠近了些,凑在她的耳旁,小声说道:“橙橙,妈这些年悄悄地攒了些钱,加起来刚好两万块,是给你上学用的。不过为了防止被你爸爸拿走,我放在了你舅舅家了……”

迟雨橙高兴地直起伸来,差点欢呼起来,“哇,妈,咱们居然有这么多钱呀。真是太好了,我还以为咱们家没钱了呢,真是太高兴了。”

她原本以为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,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多钱,真是喜出望外呀。

“嘘。”迟母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随后小心翼翼地用食指指着房间外面,小声地说道:“小声点,当心让你爸爸听到。”

迟雨橙吐吐舌头,立马将自己的激动收了起来。

迟母见迟雨橙那高兴的样子,自己也跟着高兴起来,接着吩咐道:“我这几天眼皮跳得厉害,就怕出什么事情。明天你有空的话,去你舅舅家把我那两万元拿回来,去银行办张卡,把钱存进去稳当些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迟母担心那些钱一直放在弟弟家总不是个事,叫迟雨橙拿了回来存在银行里更妥当一些。

而且,这次迟父回来,万一哪天自己的弟弟说漏嘴了,打了钱的歪主意,那才是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“好”。迟雨橙这次只是点点头,并没有说话,她害怕一旦说话将迟父吵醒了,听到她们之间的秘密可不得了。

迟父这个人整天游手好闲,神龙见首不见尾,要是让他知道家里有这么多钱,还不早就把钱给糟蹋了。

所以,母女两都像防贼一样防着他。

“妈,我知道了,我明天下班后去舅舅家取回来就是了。因为之前请假回学校填志愿,所以我明天一天都要上班。这事只能下了班再去。”迟雨橙简直高兴得像一只快乐的蝴蝶,在花丛中翩翩起舞。

“嗯,你办事我当然放心了。你去之前跟你舅舅说一声,好让他有个准备。”

“唉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对了,记得叮嘱你舅舅,让他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跟你爸爸提一个字,不然以他那冷血的性格,非逼着我们拿出来不可。”迟母郑重地跟迟雨橙交代道,“还有你舅母,叫舅舅也跟她打个招呼,她嘴一向不严,给她提个醒。万一走漏了风声,可不得了。”

“好,我都记住了。”

不知道怎么的,迟雨橙感到一阵酸楚。

这个时候,要是换作其他家的父母,自己的女儿考上大学了,还不高兴得跟什么似的。

哪个不是忙前忙后地为孩子准备上大学的事情,可是,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亲生父亲,如此这般,不免悲从中来。

看着母亲那样瘦弱的身躯,还有憔悴的容颜,迟雨橙简直心疼极了。

她靠在迟母的肩膀上,轻轻地问了一句:“妈妈,你有没有想过跟爸爸分开过呢?”

“想啊,怎么没想过,天天都在想。”迟母将手放在迟雨橙的脸上,轻轻抚摸着。

“那为什么不离呢?”

“妈妈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呀,妈妈不想让你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。那样其他人会欺负你的。”

“可是这样的家比单亲家庭还难过,不是吗?”

“唉,妈妈也知道你心里苦呀。”迟母深深叹了一口气,好像没有尽头一般。

“没有爱情的婚姻形同虚设,在一起只会让彼此都痛苦。”

“妈没读过书,不懂那些。可是你爸爸以前不这样的,自从你三伯父当年为了争家产,打了你爸爸之后,他就这样了。”

那件事情迟雨橙都知道,那是在她记事以后的事了,三伯父为了将他们住的房子占为己有,打了迟父。

迟父本来就是一颗玻璃心,从小被奶奶惯坏了,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。

所以,从此便一蹶不振了,往往他在外面遭受了罪,回到家后他便双倍加注在她们母女身上。

所以,童年对于迟雨橙来说,不过是阴影一片,叫她不愿意提起。

“妈,我怕。”迟雨橙紧紧靠着迟母。

“别怕,有妈在。”迟母拍拍迟雨橙的头,像一头母狼维护着她刚出生的幼崽一样。

“妈,我是怕以后遇到一个像爸爸这样的人。”

很多家庭都是那样,父母不幸的婚姻直接影响了子女的未来。所以,迟雨橙很小就害怕婚姻,从小就埋下“恐婚”的种子。

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很多人都说,我的姑娘是一个有福气的人,妈妈相信你一定会遇到一个知冷知热的人的。这些痛苦让妈妈一个人来承担就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