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59章 简单又平凡的一天

跟史泽豪聊了一个晚上,迟雨橙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一夜好梦。

第二天当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手机还放在身边,想来是聊着聊着就进入了梦乡。

不过回想起昨晚两人聊天的情景,迟雨橙还是感觉到很甜蜜。

她穿戴整齐之后走出了房间。

今天穿的是上班的制服,银灰色的套裙穿着她修长的身材上,显得高挑而富有气质。

此时,迟母已经准备去裁缝店了。

“妈,起这么早。”迟雨橙站在水槽边,拿起牙刷,一边挤着牙膏一边跟迟母打招呼。

“嗯,昨天约了客人过来做衣服,我早点过去把之前剩下的事情做完,也好腾出时间来赶制新衣服。”迟母一直低着头,整理着桌子上的东西,忙不赢抬头看她一眼。

“嗯,那你要注意休息,特别是颈椎和腰椎,不要坐的时间太久,过个一小时就要起来走动走动。”迟雨橙知道迟母是个急性子,一做起事情来恨不得立马全做完。

常常忘记休息,活动筋骨。

所以,她时不时地会提醒一下迟母。

“知道了。中午回来吃饭吗?”

“不回来了,晚上才能回来呢。”

“那好,你忙你的事情,我去店上了。”迟母交代完事情之后,便拎着大包小包除了门。

她的生意虽然小,但是因为价格公道,手工又好,那些穿过她做的衣服的人都夸好。

迟母长着一双巧手,能为客人扬长避短。胖的人穿上她做的衣服之后,整个人看起来也没那么肥胖了,身材瞬间匀称了许多。

而那些瘦得像干柴一样的人,穿上她做的衣服之后,也仿佛饱满了许多,整个看起来也更加地有精神活力。

所以左邻右舍都愿意照顾她的生意。

总的来说,收入还勉强能支撑起一个家庭的开支。

迟雨橙上大学这两万块钱可是她省吃俭用,从牙缝里省出来的。

迟父又是一个不理正事的主,非但不帮衬着,好吃懒做也就罢了,还嗜赌成性,家里但凡有一点点钱都被他输得差不多了。

所以,这些年来,一家子人总是过得捉襟见肘的。

从小到大,父母虽然没有离婚,但是在迟雨橙的印象里,似乎找不到一点点关于父爱的影子。

渐渐地长大了,她不愿意跟迟父交流,因为两人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话题。

迟母总是忙着做生意,所以,她很小就自己照顾自己。

也因为这样,小小年纪就练就了她非常独立的性格。

她得趁着迟父醒来之前离开家,免得两人见了面大眼瞪小眼的尴尬。

而且这一天她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,她可没那闲工夫去想其他的事情。

迟母出门后,迟雨橙便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洗漱。

漱口的时候,她把水龙头开到最小,自来水几乎是以颗粒的样子滴落下来。

她不想吵醒迟父,更不想面对那张她不喜欢的脸。

漱完口后,她就着冷水洗了一把脸,连乳液都没擦,便拎起包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家。

这个家让她感到窒息,多一秒钟都会让她呼吸不过来,因此她打算早一点到柜台,在那里化妆总比在这里强。

……

清晨的商场除了打扫店铺的工作人员,几乎找不到其他多余的人。

迟雨橙走在商场的中央,没有穿梭的人群,四周安静极了。

皮鞋的声音“滴滴答答”,清晰地传到耳边,那是以往她没有注意过的。

原来她印象中那样的嘈杂的世界也有如此安静的时刻,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

走近柜台,她将包放在柜子里锁了起来。

随后拉开凳子,坐在镜子面前,用隐形发网将海藻般的长发高高盘起,再用发蜡将额头和两鬓的碎发固定起来。

盘好头发之后,又用一些小样先擦一下皮肤,随后化了一个淡妆。

因为她皮肤的底子本来就好,所以只需要简单地打点眼影,擦个口红便可以了。

距离上班时间还早,她便一个人这样静静地坐着。

她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,那是一个跟往日学生装截然不同的相貌。

一身干练的职业装,虽然才十八岁的年纪,但因为经历的多了,似乎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。

今天是周一,人们都忙着工作上的事情,自然逛化妆品的人比平常要稍微少一些。

闲着也是闲着,迟雨橙借着空余的时间将随身携带的样稿拿了出来,又仔细修改了一番。

她刚才走在路上的时候,就想着昨晚画的图稿有些地方还要修改,所以趁热打铁,趁着这会有时间赶紧把它改了过来。

免得等会一忙起来就把所有的灵感都忘记了。

当她低着头修改图样的时候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八点半。

商场里陆陆续续多了些人,梁媛也正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。

迟雨橙收起稿纸,站了起来,将梁媛肩上的包接了下来,笑着说道:“闹钟又没响吗?”

梁媛弯着腰,双手杵在大腿上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唉,这次都是响了,可是我随手把它关了,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太阳都照在床上了。哎呀,吓死我了,立马跳起床,直奔商场跑来。”

迟雨橙帮梁媛拍拍背,“还好,还好,没迟到。快,坐下休息一下,累坏了吧?”

“我现在简直两眼冒金星,喉咙都快要冒烟了。”

梁媛坐在凳子上,还大口喘着粗气,转着头看了一遍四周后问迟雨橙说道:“查岗的还没来吧?”

迟雨橙倒了一杯水递给梁媛,回答道:“没呢,所以你不用担心,休息一下再喝。”

梁媛接过水杯,抿了一小口,拍拍胸膛,松了一口气,“那太好了,我得赶紧化妆了,不然等会被查岗的逮到,非要安个仪容仪表不合格的`帽子'带上不可。”

“嗯,那你赶紧的,有客人我先张罗着。估计呀,查岗的人也快来了。”

“唉,我马上就好。”梁梁迅速地盘了头发,很快便化好了妆。

“媛媛,你的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迟雨橙摆放着化妆品说道。

“嗨,这些都是男方该操心的事情,我懒得管那些。”

“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,你就不关心吗?”迟雨橙对梁媛的大大咧咧也是佩服了。

“这有什么,准备成什么样都无所谓,只要他们敢做我就敢嫁,讨媳妇是他们家的事,我可不怕失掉面子。怕的是他们!”梁媛翘起嘴,在额头上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皱纹!

两人整理着柜台,就这样开始她们简单又平凡的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