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61章 我找你有点事

在商场里上班就是这样,每天都会遇上形形色色的人。

这里好像就是一个世界的缩影,迟雨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,他们做着不同的却又几近相同的事情,时光就在这匆忙的脚步中悄悄溜走了。

忙了一整天,眼看着快到下班的时候,客人也走得差不多了,梁媛和迟雨橙便将这一天的进账清算一下。

他们两人弯着腰,一个人拿着计算器,一个在本子上记录。

“橙橙,今天下班咱们去吃花甲粉,怎么样?就在商场外面不远,新开了一家。我前几天路过的时候已经尝过了,味道可好了。”梁媛也是妥妥的一枚吃货,她好像长着一副灵敏的鼻子,S市的美食大概都被她尝了个遍。

好吃大概是女生的特点,所以,迟雨橙她们两个吃货在一起,那是惺惺相惜了。

有福同享,所以,她只要一发现有好吃的必然会带上迟雨橙一起。

“哎呀,真不巧,我今天刚好有事情,去不了。改天我请你,怎么样?”迟雨橙通常情况是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的,只要一听道好吃的,恨不得立马一口吃进肚子里。

可是今天实在不行,她答应了迟母要去舅舅家拿钱的。

因此,她只有忍痛割爱了。

“啊,你真的确定不去吗?我敢保证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家了,味道相当正宗呀,还有配的那个锅巴……哎呀,想起来都流口水了,你就不心动一下吗?”梁媛有些失望,她只要一回味起那花甲粉的味道,口水都快溢了出来啦。

“嗯,你要是再说下去啊,我就不是心动,而是心痛了。你知道的,要不是有重要的事情,我怎么舍得呢?”面对梁媛的一再诱惑,迟雨橙只好演变“忍者神功”来抵挡了。

“好吧,我一个人去也挺没意思的,那明天呢,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吧?”梁媛对美食的追求那是一个执着呀,好像自己的婚事都没有那么上心过。

所谓迈不开腿,管不住嘴,说得就是她了。

这也是她一直瘦不下的原因了。

“明天暂时没有。”

“好,那咱们一言为定,不要爽约了吆!”

账单还剩下最后一点点的时候,迟雨橙看看时间再不走就晚了,说道:“媛媛,后面的你一个人搞得定不,我有急事,我得先走了。”

“去吧,什么事情这么着急?”

“改天有空了再说!”

迟雨橙放下手中的活路,在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包,便大步走出商场,恨不得马上就到舅舅家。

此时的她,心情是紧张而又激动的。

因为,只要一拿到钱,就意味着这一次新学期报名,她再也不用担心学费不够了。

她可以很坦然地拿着钱将学费一次性交清了。

在这之前,迟雨橙最害怕的就是开学了。

因为每次开学,学费都没办法凑够。

很多时候,迟母已经早早地把钱准备好了,可是到了报名前几天,那些钱总会不翼而飞,好像自己会长出翅膀飞走了一样。

临时临了,迟母只能东家借一点,西家凑一点,才能把学费凑齐。

她此时整个人都心潮澎湃,再也不用为学费担心了。

只要一想到自己即将走进大学的校园,在梦寐以求的大学课堂里,开始自己全新的人生,她就笑得合不拢嘴来。

而且还有了现成的学费,感觉整个人腰板都挺直好多。

舅舅家不算远,坐地铁的话几个站就到了。

这一刻,她看什么都觉得特别顺眼。

她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只要能上大学,她就可以勤工俭学,为迟母分担。

这样就可以早一点让迟母能够过上好日子,不用再这么起早贪黑地工作,也可以坐下来享享清福。

这一路上,她都在幻想着自己的未来,她还想着自己有一天,靠着手里的针线,做出最美丽的衣服,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。

这个儿时的梦想,好像离她越来越近了,就像快到舅舅家一样的近了。

虽然是下班高峰期,虽然地铁里挤满了人,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心情。

走出地铁后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快步来到舅舅家。

“咚咚咚”,迟雨橙屏住呼吸,敲响了舅舅家的门。

“唉,来了。”里面很快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开门的是舅舅,不过好像要出门的样子。

“橙橙,你怎么来了?”

舅舅这一问,迟雨橙才突然想起来,糟糕,都是上班的时候太忙,来之前忘记给舅舅打电话了。

“哦,妈妈叫我过来有点事。”迟雨橙回答道。

“快进来吧,我还准备出门买点菜呢。这天气热,阳阳想吃凉皮呢。”舅舅笑脸迎接道。

“咦,阳阳没去上兴趣班吗?”迟雨橙好奇地问道。

阳阳是迟雨橙的表弟,两人就相差三岁,因为小时候常常在一起玩耍,所以两人关系一直都很好。

舅舅家就表弟这么一个孩子,家里条件又很好,自然给他报了好几个培训班,迟雨橙平时都不怎么见得到他。

现在又是假期里,迟雨橙以为表弟又去上课去了。

“哦,今天老师有事情。给学生放假一天。”舅舅回答道,随后朝着客厅喊了一声:“阳阳,你表姐来了,快过来呀!”

“唉,来了。”阳阳放下手中的遥控器,走了过来。

“表姐,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,自从高考过后,感觉你整个人都消失了,你去哪了?”阳阳跟迟雨橙很熟络,说气话来也是很随意的。

迟雨橙进了屋,换好鞋子。却站在原地不动。

“哦,我这不是在外面打工嘛,家里经济紧张,得赚点零用钱补贴家用。”

“阳阳,你看你表姐就是这么懂事。哪像你,生在福中不知福,还整天抱怨。”舅舅又开始训导表弟了,而每一次迟雨橙都是他说教的活教材,比如“看你表姐学习成绩那么好,你有她一半我就欣慰了”,“你表姐多懂事呀,小小年纪就出去打工,多不容易呀”……

这些话表弟都听得厌烦了!

三人正说着,舅母正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对着舅舅就是一顿批斗:“你又说他了,我就不明白阳阳哪里不好了,他在你眼里好像一文不值似的!”

舅舅有些不乐意了,反驳道:“我说话你少插嘴!”

舅舅随后将迟雨橙拉进屋,说道“来,橙橙,坐下。你考了这么好的成绩舅舅还没为你庆祝呢!今晚就在舅舅家吃晚饭得了。我出去多买点菜回来,你们两个先看会电视,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。”

舅舅说着转身就要离开,却被迟雨橙叫住了。

“舅舅,我今天不是来找阳阳玩的,我找你有点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