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65章 闭门羹(新书上架,求首订)

()

迟母在迟雨橙的搀扶下用力站直了身子,望着迟父那副两人作呕的面孔,问道:“没良心的,我要你一句实话,究竟还剩多少钱?”

“剩?我倒是还想剩呢,现在已经亏着他们各自一笔钱了。”迟父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事的样子,还义正言辞地说道。

迟母脚一软,差点从迟雨橙的手上瘫倒在地上。

之前的种种都是猜测,毕竟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,总盼望着迟父还有哪怕一点点的良知也好,好歹给她们母女剩几个子。

可是当迟父将结果告诉她时,她才觉得万念俱灰,生无可恋。“我这辈子是倒了什么样的霉才会嫁给你啊,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界上啊?呜呜呜......”

迟母痛彻心扉,哭得撕心裂肺。

迟雨橙见着母亲这样,实在是手足无措。

迟母在她面前一直是一个坚强的母亲,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和挫折,她都没见过母亲伤心成这个样子。

她既心疼又悲哀,生在这样的家庭是她的不幸,人唯一不能选择的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,只能被动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。

可是不幸中的万幸,就是她还有一个爱她的母亲。

随着迟母的哀痛声,她也伤心落泪,“妈,咱们走吧,就当咱们这辈子倒霉遇上这样的人,就当没有这个人存在吧。”

迟雨橙将迟母扶着,两人缓缓离开了茶馆。

回到家中,迟雨橙将迟母直接扶到床上休息。

看着空空如也的房子,家徒四壁形容的就是她们现在的样子吧。

迟雨橙环顾了一下四周,除了母亲和她两个人,好像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,她瞬间觉得整个人就像这房子一样,没了灵魂,没了目标。

迟父已经将她逼到了绝境上,前后都没有路。她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更是连退路都没有了。

“橙橙,别担心,既然老天让你考上大学,就不会白白浪费这样好的机会的,咱们再想办法就是。”迟母是坚决不同意迟雨橙退学的,所以,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将学费凑齐。

“可是,妈妈,仅仅是学费就是一大笔钱,还不算以后在学校的生活费呀?”

迟雨橙是想替母亲分担重担,但是眼看着录取通知书就快要到了,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她们去哪里借这么多的钱呀?

迟母虽然没有文化,但在她的骨子里,就认为穷人家的孩子想要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,必须读书。

也就是知识可以命运。

“妈妈可以一边做衣服,一边再借些钱,我想很快就可以凑足钱的。”

迟母对自己的女儿很有信心,她一定要女儿顺顺利利地完成学业。

“可是,妈妈,人越困难的时候越难借钱,人家都害怕像我们这样的穷亲戚呢!”

“没试怎么知道不行呢,我相信好心人还是有的,先别灰心,明天我就去借借看。”迟母看着迟雨橙没精打采的样子,又给她打气加油,这个时候只有彼此鼓励了。

......

可是,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却是残酷的。

到了第二天,迟母果然向可以借钱的人都开了口。

结果可想而知,非但没有借到一分钱,得到的回复都是一样的,家里经济紧张啊,我们也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借给你。

这样的话,明眼人都听得出来的,明摆着不想借她们吧。

不过,细细想来,人家说来也对呀。

这样的家庭,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,就靠她帮人做点衣服,赚点微薄的利润,加上家里还养着一个赌徒,别人肯定担心把钱借给你,万一收不回来怎么办?

那岂不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到时候钱要不回来,还得罪人,还不如直接不借呢。

随着闭门羹吃得越来越多,迟雨橙的心也跟着凉了下来。

这时候,她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人心冷暖。

原来,人在最脆弱的时候,困难总是很多。

甚至一些平常看起来小小的一件事,也可能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“妈妈,没事的,我做兼职还可以赚得一些钱,我可以多打一份,白天在商场里上班,晚上我再找一份合适的工作,这样咱们的压力也要轻松一点。”迟雨橙凝思了片刻后说道。

“不行,你去兼职妈已经觉得对不住你了,何况让你晚上再出去工作。妈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。”迟雨橙才一开口,就被迟母阻止住了,不过这也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,迟母本来对她就比较严格,晚上回来得晚一些都要挨批,更何况出去上班了。

“或者这样吧,我去家教中心看看有没有合适的,我现在上的是早中晚班,我可以错开这些时间段。我尽量安排在白天来上课,这样一来,你就不必担心我了。”

“可是妈妈担心你身体吃不消,这样一来你会很累很累的。”

为了打消迟母心中的疑虑,迟雨橙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妈,你就放心吧。我高一高二的时候,不也是经常去做兼职的吗?只是高三了,学习压力大才没有再去的,做家教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累,我现在高中毕业了,又没有家庭作业可做,时间一久,好多知识都生疏了,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将知识固定起来,一举两得呢。”

迟母对她的话半信半疑,说道:“你要自己把握好分寸。要是扛不住,就被做了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了,那妈妈你是同意我说的了?”

迟雨橙自小就是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拿主意,大多时候都没有商量的对象,所以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来。

她坚持要去兼职,也不是什么坏事,迟母也就在没有阻止。

“我都十八岁了,可以安排好自己的事情。”

“嗯。”迟母无奈地点点头,要不是事情所迫,她怎么忍心让女儿吃这样的苦。此时的她,只能将苦水和泪水都往肚子里咽下去了。

“橙橙,妈记得以前你不是说过,毕业的时候你们班上的同学约了一起去毕业旅行的吗?后来怎么就没听见你提起呢,是不是取消掉了?”不知怎么的,迟母突然想起来问这个。

提起毕业旅行,迟雨橙就想起自己的伤心往事。

或许,要不是毕业旅行,释泽熙就不会跟徐晓帆走得那么近,也就不会和她分手了。

想起这些,她有一些落寞,她淡淡地说道:“哦,那个,我同学他们都已经旅行回来了。”

“你没去吗?”迟母记得以前迟雨橙跟她说这事的时候,不知道有多兴奋呢,怎么就没去了呢。

“哦,那要花费太多钱了,何况我要做兼职,所以就没去了......”曾经,她是对毕业旅行充满幻想的,可是现实的残酷就在于,随时随地将她拉回现实,叫她看清楚自己的真是处境。

不过,她还是对未来充满期许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