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70章 橙橙是铁定了要嫁进我们家的

()

史泽豪强大的气场让徐晓帆有些胆怯了,她想再欺负迟雨橙仿佛有些不可能了。

于是,她将注意力转移到释泽熙身上来,试图叫释泽熙帮她解围。

“泽熙,你倒是说句话呀?”徐晓帆朝着释泽熙的方向,大着嗓门说道。

“哥,我会好好管教她的,放心吧。”

徐晓帆见释泽熙一直替自己说话,也不似刚才那般紧张了,说道:“是呀,雨橙,你不知道,我最近呀反应有些大,脾气不好你多担待一点。哎呀,我差点忘记了,这雨橙不是还没怀过孕吗,这怀孕的滋味呀跟你说你也不懂的,真是辛苦呢!”

徐晓帆的话明摆着讽刺迟雨橙没怀孕,她这是赤裸裸的嘲笑迟雨橙,不像她“母以子贵”,怀孕之后地位就大不一样了。

面对徐晓帆的讥讽,还从未尝过禁果的迟雨橙害羞地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你说的这倒是实话,那弟妹你就应该保重身体了,孕妇最忌心烦气躁,否则对胎儿不好。我们橙橙本来就小,还没到怀孕的年纪,我会慢慢等着她长大,然后向她正式求婚,孩子的事情等她大学毕业后我们结了婚再考虑,我们还想享受一下二人世界,一点都不着急。”史泽豪当然不会让任何人为难她的“公主”的,特别是徐晓帆这样心怀鬼胎的人,更是不能对她客气。

徐晓帆气得暴跳如雷,“什么,你是嘲笑我未婚先孕了?”

“我可没说,是你自己说的。”史泽豪将双手在胸前摊开,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。看到徐晓帆这样一个第一名媛出丑,不知道有解气,嘴角却勾起一道弧线,说着便要拦着迟雨橙的肩往前走。

迟雨橙见史泽豪这样护着自己,真是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徐晓帆见史泽豪二人想走,上前伸出手拦着,“想走,没那么简单,刚才你骂谁呢?”

“我说你没教养,我们家橙橙就不会像有些人一样没素质到骂街。我们可没有那闲工夫这里瞎折腾,你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别叫泽熙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脸面。”

“好啊,你说我不如她,我哪里不如她了。如今我有孕在身,是迟早要嫁进你们家的,可是她却不一定。”徐晓帆已经黔驴技穷了,她试图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来辩解她比迟雨橙强。

“你嫁不嫁得进来你说了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,但是,橙橙是铁定了要嫁进我们家的。”史泽豪说话是眼睛里射出一道寒光,叫人不寒而栗。迟雨橙抬头看着史泽豪,脸上再次爬上一团红晕,在史泽豪的耳边轻轻说道:“谁要嫁给你了?”

“你不嫁给我打算嫁给谁,我是认定你的了,这辈子我就跟定你了。”

徐晓帆看着这两人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,遍地撒狗娘,都快要气得七窍生烟了。

释泽熙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心里早已经打翻了醋坛子,酸不溜啾的,只是他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。

倒是释泽熙站在一旁看着他俩撒狗粮,一言不法,他有些精神恍惚,看到自己的哥哥这样宠着迟雨橙,他浑身的不自在。

相比徐晓帆的泼辣形象,迟雨橙此时的温婉端庄,叫他更加怀念以前在一起的日子,他甚至在想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了。

“徐晓帆,你先回去吧,我改天再来找你。”释泽熙觉得自己的面子都被徐晓帆丢尽了,他现在根本不想看到他,一看见她就心生作呕。

“我不回去。我讨厌回家,我要去你家!”

“我看你是痴心妄想,我家也是你想去就去的?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去,我可是怀着你的孩子,迟早有一天是要住进去的。既然早晚都要进去,现在进去就算事先熟悉熟悉。”

“别丢人现眼了,好吧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两人又开始无休止的争吵模式......

“我不想跟你一样在这里丢人现眼的?”释泽熙对徐晓帆的表现真是失望极了,她怎么也是名门出生,怎么能做出这样没有教养,没有修养的事情来呢。此时,他对徐晓帆真是厌恶极了,一把将徐晓帆的手甩开,怒吼道。

“泽熙,你还是对晓帆好一点吧,小心动了胎气。”迟雨橙见他两人不和,生怕动到徐晓帆肚子里的孩子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她落落大方地关心道。

“好的,谢谢,我会的,毕竟这孩子是我的。”释泽熙轻言细语地说道,眼神也随着柔和起来。

徐晓帆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释泽熙看迟雨橙的目光就像一把把尖刀一样刺入她的心房,她嫉妒得要命,那是一种释泽熙从前没有给过她的温暖。

“怎么,见到老情人旧情复燃了!这样温柔,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背叛她,选择我。”徐晓帆的话一出,迟雨橙的心也跟着“咯噔”的一下,开始不安起来。

因为,史泽豪还不知道她和释泽熙的关系,她总在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机会向他坦白,说明这一切。

可是,她怎么也没想到,这件事情会被徐晓帆在这样的情况说了出来,她头脑“嗡嗡”地叫着,她不知道史泽豪会怎么想,会不会因此而离开她。

徐晓帆也不是笨人,她看出迟雨橙的不安,便瞬间明白了几分,哈哈大笑起来,“哎呀,哥,难道你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情侣吗?我还以为我就傻的了,原来你比我更傻,迟雨橙这样欺骗你,你还护着他,她真是辜负了你的一片痴心啊。”

“知道又能怎么样,谁能没有点过去?”

“你?”徐晓帆居然没想到史泽豪这样大度,对迟雨橙的过往不计前嫌。

“够了。”释泽熙一巴掌打在徐晓帆的脸上,瞬间红了一大片。

离开迟雨橙本来就是释泽熙心中永远的痛,是他不可饶速的错误。

如今被徐晓帆这样毫不留情地揭露出来,释泽熙简直是痛彻心扉,忍无可忍。

他痛恨徐晓帆的从中作梗,更恨自己意志的不坚定,为自己的错事懊悔不已。

迟雨橙脸色变得苍白无比,整个人一下子没了精神一样,软绵绵的提不起精神来。

史泽豪明显感觉到迟雨橙的身体在发抖,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“没事的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我不会往心里去的,放心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