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72章 B超

()

急诊室里。

释泽熙焦急地陪着徐晓帆在里面问诊,他急切地想要得到医生的诊断结果。

见医生专注的样子,他又不敢打扰,只好心急火燎地煎熬着。

另一面,医生先是让迟雨橙躺在病床上,给她摸一摸腹部。

随后又给徐晓帆仔细把了脉,因为史泽豪事先已经打点好了缘故,她是一点都不敢懈,对于徐晓帆的病情,她真是琢磨了又琢磨。

不时叹叹气,不时又摇摇头。

这样的表情看得释泽熙心惊胆战的,他害怕医生一开口,就像古装电视剧里说的那样,孩子保不住了。

徐晓帆更是坐立不安。

“小姑娘,你上次生理期是多久?”

这是医生的例行提问,一来这样可以推算出孩子的预产期,二来也可以计算出孩子的大小。

“我,我想想。”

徐晓帆响了又想,才怯怯地回答道“好像是六月一号吧!”

“好的。”医生一面在病历本上将日期记录了下来。

“那么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怀孕的?”医生又接着问道。

“七月十号左右吧!”

“嗯,你当时是在哪家医院检查出来有孕的?”医生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“那个……不是……哦!是我们家一个亲戚的私人医院。”徐晓帆变得支支吾吾起来,低着头道。

“这就有些奇怪了,我怎么也把不出你的喜脉来呢?或许是我医术有限,要不然我给你开个尿液化验单,然后再去做个b超,其他的事情等b超结果出来了,再说好吗?”医生的语气极为客气,说起话来更是彬彬有了。

或许是病人心情本来就紧张,医生的表现直接影响着他们的病情。所以,大多的医生都是和蔼可亲的。

也或许是因为患者是史氏集团总裁的亲属,医生也是个识时务之人,虽然把脉的时候她已经在心里有答案了。

她可以确定徐晓帆根本没有怀孕的事实了,但是毕竟把脉这东西不足以证明。

她必须拿出有力的证据来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b超但便是最有力的证据。

“走吧,我陪你去。”释泽熙双手搀着徐晓帆,打算带她去一一做检查的。

可是,徐晓帆整个身子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,怎么也起不了身。

“医生,你再帮我把把脉吧,既然你是史总介绍的,那你的医术一定很好。我觉得没有必要打b超了吧?”徐晓帆用祈求般的目光看着医生。

释泽熙不明白为什么徐晓帆如此抗拒做检查,他担心这样会把医生惹生气了,所以拉着徐晓帆站起身来。

“晓帆,听话,这不是任性的时候,医生叫我们做b超就做b超,一点都不疼的。是吧,医生?”释泽熙还以为徐晓帆是害怕疼,才不愿意去的。

“嗯,就用仪器在你的肚子上过一遍就是了,里面有什么,电脑上就一目了然了。很快的,就几分钟的事情。”医生手里握着笔,看着徐晓帆的肚子解释道。

不知道怎么的,被医生这样一看,徐晓帆打了个冷战。

“我,我害怕。”

“有我陪着你,不怕。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”释泽熙为刚才的鲁莽感到自责,为了这个孩子,他愿意改掉自己的臭脾气。

所以,对徐晓帆也变得和颜悦色起来。

“不,我不做检查了。泽熙,你带我回家,我不要在这冰冷的医院,我不喜欢待在这里,我们走吧!”徐晓帆依旧不愿意接受检查,她不停地找着各种理由,试图搪塞过去。

“乖,为了孩子,为了我们的将来,你要乖乖听话。”释泽熙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徐晓帆,想尽办法说服她接受检查。

“没事的,我现在觉得好多了,我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,相信我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倔强呢,医生就在这里,当然是听医生的话了。”释泽熙的耐心是有限度的,面对徐晓帆的再三推脱,他显然快要爆发了。

所谓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
释泽熙已经被冲昏了头脑,可是对面坐着的医生却是明眼人。

她放下手中的笔,将病历本合上。

站了起来,双手抱在胸前,眼睛直视着徐晓帆,“小姑娘,你跟我去一下洗手间吧!”

“我不去。”

徐晓帆还在负隅顽抗,而医生也没有真要她去洗手间的打算,这不过是在试探她罢了。

面对释泽熙的不解,医生斩钉截铁地说道“小伙子,素我直言,这位姑娘的症状不像妊娠反应……倒是更像是来了生理期。”

这一消息对于释泽熙来说,无疑是晴天霹雳,明明是有宝宝了,怎么就变成生理期了。

虽然他年纪还小,但是这个生命的突然到来,让他暗淡的生活有了新的色彩,他甚至已经在给孩子准备名字了呢。

“怎么可能,医生你在开玩笑吧?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就这样就没了呢?”释泽熙不敢相信医生的话,他极力反驳道。

“小伙子,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?看来你是没有明白我说的话,我说的是她来了生理期,而不是失去这孩子。因为自始至终,这孩子根本就没存在过!”

“可是她刚才明明已经见红了,而且还腹痛难忍?”释泽熙竭力找出徐晓帆怀孕的证据给医生看。

“这些都是生理期的正常反应。”

徐晓帆被医生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,浑身打颤,她转开头故意避开医生那震人心魂的目光。

释泽熙依旧不肯承认这事实,对着徐晓帆说道“晓帆,你跟医生说,说你感受得到孩子的存在。有没有怀孕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。”

“是啊,小姐,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了。”医生的话本来是一句最普通的话,可是在做贼心虚的人听来便是话外有话,仿佛在对她的假话做出审判。

“泽熙,不用b超了……”徐晓帆声音颤抖着说道“我根本没怀孕。”

“什么,你说什么,没有怀孕。”释泽熙拉着徐晓帆的手,不受控制地摇晃着她,不敢相信地大声问道。

“泽熙,你听我解释。”徐晓帆没有想到释泽熙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她以为拿孩子做借口,释泽熙就不会离开她,可是现在的状况是她无法意料和掌控的。

释泽熙已经完全失控,他的嘴唇跟双手在发抖,断断续续地说道“你这个骗子,有什么好解释的!”

随后,丢下徐晓帆一人在急诊室里,夺门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