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73章 乌龙

()

门外,迟雨橙坐在长凳子上,靠在史泽豪的肩上,娇羞地说着,“大哥哥,你说徐晓帆这么快就有自己的孩子了,我觉得同惋惜的。现在正是一个女孩子大好的年华,正是读书的时候,怎么就要做妈妈了呢?”

“你觉得惋惜,人家可不一定这样想呢。”

迟雨橙抬头望了一眼史泽豪,接着说道“也对,她一直想嫁给释泽熙,现在他们又有了自己的孩子,在一起是肯定的了。可是,你父母会接受她吗?”

“这跟我妈妈没关系,释泽熙他有自己的母亲,虽然我们是同一个父亲,不过我爸对这些事情向来不上心,我们史家大事还要我奶奶说了算。”史泽豪慢慢地将家里的情况大致说给迟雨橙说了一遍。

“你奶奶?”

“泽熙她妈妈当初是怀着孩子到我们家来的,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跟我母亲被赶出了家门。奶奶当正在住院,后来知道这事后,奶奶一直不接受这个儿媳。所以,就连名字也不准跟着史家姓,而是跟他妈妈姓‘释’。”

迟雨橙好像恍然大悟道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难怪我说你们既然是亲兄弟,为什么不都姓史,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照这样看来,你的奶奶恐怕也很难接受徐晓帆和她的孩子了,真是可惜。”

“你叹什么气,她这种人也值得你可怜?”

“我是觉得她将来的路不一定好走。”徐晓帆的确可恶,但是,一想到将来她在史家将会有怎样的处境,迟雨橙就忍不住替她捏了一把汗。

“别瞎操心了。你说咱们第一个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?”史泽豪笑着问迟雨橙说道。

“什么孩子不孩子的,我现在都还是个孩子呢,我可不想那么快当妈妈……”

史泽豪话还没说话,就看到释泽熙气匆匆地走了出来,他站了起来,问道,“泽熙,这么快就出来了,孩子怎么样?”

“哥,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根本没有什么孩子!”

释泽熙的眼里含着的泪花若隐若现的,他紧紧咬着牙齿,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,说完便大步大步地离开了。

迟雨橙和史泽豪看得雨里雾里的,虽然不知道两人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想想应该是两人又闹矛盾了。

“泽熙,泽熙,你别走,等等我呀。”徐晓帆从急诊室里冲了出来,同样梨花带雨。

看着释泽熙逐渐远去的背影,徐晓帆知道自己即将彻底地失去释泽熙了。

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求迟雨橙,求她帮忙留住释泽熙。

她突然转向迟雨橙,请求道“雨橙,你帮帮我,请你帮帮我好吗?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从你身边将泽熙抢走,可是我是真的喜欢她的。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帮我这一次好吗,我会铭记于心的。”

徐晓帆紧紧拽着迟雨橙的手,拼命地摇晃着,把迟雨橙都快摇晕了。

史泽豪想拦却被迟雨橙用眼神拒绝了,“晓帆,你冷静点,这事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,我虽然想帮你,可是他未必会听我的。”

徐晓帆见迟雨橙愿意帮助自己,立即破涕为笑,将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擦了擦,“会的,会的,泽熙一直为之前的事情感到自责,你在他的心中还是有很重要的地位的,你的话他一定会听的。”

徐晓帆简直就是一个没什么情商的人,这样的话对迟雨橙一个人说就是了,可是她根本就忘了旁边还站着一个史泽豪,他听了会作何感想。

此时迟雨橙心里在打鼓,又不敢正眼直视史泽豪,他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吧,所以她只能用余光瞟一眼史泽豪,却没想到刚好碰上史泽豪的眼神。

她只有尴尬地一笑而过。

刚好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,史泽豪走过去跟医生交谈起来,将空间留给迟雨橙和徐晓帆。

“来,坐下来慢慢说。”迟雨橙将徐晓帆拉至座位上坐下来慢慢说。

徐晓帆抽泣着,迟雨橙不忍心看她难过的样子,替她把眼泪擦干,等待着徐晓帆将心情平复下来。

“雨橙,这次泽熙是一定不会原谅我了,他这么喜欢孩子,我却欺骗了她。”徐晓帆已经停止哭泣了,可是声音还有些断断续续,可怜巴巴地看着迟雨橙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孩子呢,你欺骗他什么了?”迟雨橙不明就里地问道。

“我根本没有怀孕,这肚子本来就是‘假的’。”

“啊?”迟雨橙惊讶地张大嘴巴,她的表情跟刚才释泽熙的如出一辙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我太喜欢泽熙了,可是,我又害怕失去他。谁叫他整天对我不冷不热的,我觉得他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,他还惦记着你。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你就拿孩子的事情来撒谎是不是?我要是释泽熙,我也不会原谅你的,真是糊涂啊!”迟雨橙激动的批评道,对徐晓帆做的傻事也是很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徐晓帆听迟雨橙这样一说,更是着急得不知所以然,又再次哭泣道“那怎么办嘛?”

“我跟他已经再也不可能的了,我去说不合适!而且,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急不来的,你难道不知道释泽熙本来就是一个很慢热的人,再说了,感情是可以培养的,只要你真心真意对待他,他再冷的心也是可以融化的呀?”

如今再提起释泽熙,迟雨橙已经很释然了,就像对待一个路人甲一样,云淡风轻。

“我也知道这些呀,可是现在已经晚了。雨橙,除了你我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人了,只有你能帮我了。”徐晓帆双手合十,眼泪往往地看着迟雨橙,再次央求道。

“我只能试试看了,以后再也不要干这样的傻事了。”

迟雨橙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成功说服释泽熙回心转意,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了。

“好,我保证。不过,雨橙,这件事情你能不能不要跟别人说,我有些害怕,特别是泽熙的妈妈,要是她知道了,我跟泽熙之间就真的彻底完了。”

“嗯,你不说我也不会跟任何人说的。不过,大哥哥那里肯定是瞒不了的了,说不好他已经知道真相了。但是我可以保证不会跟别的人说起这事,你就放心吧。”迟雨橙本就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,她不喜欢说别人的私事。

“那我先谢谢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