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85章 手术室

原本她只是以为没有学费就想办法赚钱,助学贷款也是可以的。

可是,现在,她面临的是比上学更重要千百倍的事情,那就是一个人的生命。

没钱,连病都看不了,只能强忍着。

“有病就要看,拖严重了将来更难治,很多不治之症都是从小病开始的。走吧,我陪你去看看,咱也放心一点。”迟雨橙挽着母亲的手,尽力说服她去医院。

可是,迟母哪里肯。

她还想把家里紧有的那一点钱,余下来给自己的女儿上学呢。

“不去,不去,过几天就好了,以前不都是这样的吗?”迟母再三推迟,迟雨橙见劝说无果,便暂时不提,等到合适的机会再带母亲去做一个全面的检查。

“还没吃东西吧?”迟母关心地问道。

“还没呢。”

“哦,那我给你去做早餐……你等我一下,马上就做好了……咳咳咳……”迟母说话吞吞吐吐地,加上她一连串奇怪的表情,引起了迟雨橙的好奇心,她隐约觉得迟母有事情瞒着她。

迟母正准备起身,却不想一阵头晕目眩,差点摔倒在沙发上,昏迷了过去。

“妈,你怎么了?”迟母这一晕倒,可把迟雨橙吓坏了,还好她眼疾手快,一把将迟母扶住,否则上了年纪的人哪里经得住这样摔,还不知道会怎样。

迟雨橙用尽全身的力气,才将迟母放平躺在沙发上。

才一会的功夫,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,原来人晕倒后居然会这么的重啊!

此时的迟雨橙害怕极了,眼泪不受控制地,一个劲地往下掉。

她的心“突突突”地跳动着,感觉已经到脖嗓眼了,马上要从嘴里跳动出来。

她的双手不停地颤抖,浑身也跟着发抖,那一刻她感觉整个天都塌下来了。

尽管已经慌乱到了极点,但她尽力让自己保持冷静,潜意识告诉她千万不能乱了阵脚,必须稳住。随后,她几乎以命令式的暗示,让双手镇定下来,拿起电话连忙拨打了120。

她连忙冲进卧室将前几天刚发的现金踹在包里,又跑到母亲房间将她的身份证及医保卡待在身上,跑回迟母身边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。

时间过得可真慢啊,慢得几乎让人望眼欲穿。

从前她觉得母亲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,在这个家里,母亲又当妈又当爸,赚钱供她和哥哥一起读书,为她解决所有的困难,有母亲在就什么都不怕。

可是今后,她将来把母亲的担子挑起来,承担起母亲的所有责任和义务。

就在这个短短的假期,迟雨橙好像瞬间长大了。

约莫二十分钟后,救护车终于到了,很快将她母女二人带到医院。

一下了车医生便便直接将母亲推进了手术室。

迟雨橙站在门外,看着手术室门上亮起的灯,迟雨橙的感觉到自己手心在冒冷汗。

那是她太害怕了吧。

她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,不知道里面母亲的手术进去得怎木样了。

她此刻无比地想念史泽豪,在她最无助和困难的时候,她第一个想到了他。

可是,她并没有打算联系史泽豪,她害怕自己的家庭连累了他。

她坐在冰冷的长椅上,看着人来人往的人,那些全都是陌生人,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得到她。

无助自此,心酸自此。

她双手捂住埋下去的头,这时候她好像抱一抱自己。

这才没过多久,她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来医院了。

上次是因为徐晓帆“受伤”的事情,虽然闹腾了一场,最终人没事,那时候她并没有这样的紧张与无助。

说白了,她不过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到医院。

可是,这一次完完全全是不同的情况,不同的心境。

里面手术台上是她的妈妈,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最亲的人了。

她那么地希望自己能够替母亲分担一点疼痛,少受一点点罪。

她大概是着急坏了,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给她哥打电话。

人一着急,便会头脑不清醒。

不过,最大的原因还在于平时跟她哥没有太多的交流,所以很多事情想不到那里去。

但是,母亲生病这么大的事情当然应该告诉他,他应该知道。

电话很快接通了,迟雨橙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哥,妈生病了,这个时候还在手术室呢,你要是有时间过来看一下妈吧。”

“啊?你怎么照顾妈的,好端端地怎么就进手术室了,回头看我怎么找你算账!你先应付着,我最近实在太忙了,抽不出身来,有空我就过来。”

“嗯。”迟雨橙有些失落,她原本以为对方会接到电话就立马赶过来,可是他却没有。

不过这也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情,以他那什么事情都害怕,都退缩的性格来说,这么大的事情还不躲得远远的,哪会承担起什么呢?

所以,本来就没有抱太大的期望,有何来失望之说呢?

挂完电话后,迟雨橙在想,迟母这一病,恐怕要花费好多医药费吧。

她在想该怎么办才好!

想着想着肚子竟咕噜噜地叫了起来,她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早餐。

可是她却一点胃口都没有。

本想起身下去给母亲买点吃的,等会母亲出来或许可以吃点东西。

当她准备走出去的时候,手术室的门开了,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,将面上的口罩取下来,向迟雨橙走来。

“医生,怎么样,我妈妈她没什么事情吧?”迟雨橙见到医生出来,仿佛在黑夜里见到一束光,给她带来新的希望。

只见医生摇摇头,叹气说道:“小姑娘,你最好最好心里准备,你妈妈的身体不容乐观啊!”

此话一出,如同五雷轰顶一般向她袭来,迟雨橙只感觉到双腿一软,她差点没站稳,她急忙扶住椅子。

“不会的,昨天她还好好的,就是今天早上起来咳嗽得厉害了些,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。”

“我们医生哪敢跟你们开这样的玩笑,所有的都是以病人的病情为依据做出的判断。”

“那么,你可以告诉我,我妈妈生的是什么病吗?”迟雨橙咬着牙,强忍着泪水,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医生。

“这个暂时还不能确定,要先拍个片,观察几日再说。”

“如果拍片的话,多久可以知道结果?”

()

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”,聊人生,寻知己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