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89章 录取通知书

“迟雨橙,有快递。”

“唉,来了。”虽然读大学的事情得暂时缓一缓了,但是当她收到录取通知书那一瞬间,她还是高兴极了,毕竟是这么多年的辛苦,没有白费。

她将手里的包放下,大步跑出去,兴奋地站在快递员面前,将身份证拿给快递员核实,“你好,我就是迟雨橙。”

“这是你的录取通知书,恭喜你。二十元,在这里签个字吧。”快递员很快核实了信息,将身份证和通知书一并给了她。

“谢谢。”迟雨橙付完钱后,拿着通知单回了家,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开看。

回到屋后她将双手洗干净,虽然她才刚洗漱完,但还是害怕万一手上有污渍把通知单弄脏了。

随后她又找来剪刀,小心翼翼地将包裹拆开。

红彤彤的通知单静静地躺在纸袋子里面,此时的她兴奋极了,神圣的时刻即将到来,她屏住呼吸,将通知单捧在手上。

上面的专业也是她心心念念的服装设计专业。

她心情紧张极了,这一天盼望这么久终于到来了。

纸袋的封面上上面赫然写着“S大学录取通知书”,里面还有一本厚厚的本子,是介绍S大学的悠久历史,和一些人文情怀。

迟雨橙认真地读着每一个字,看着上面附有学校每一张的照片,每一栋教学楼都既宏伟又壮观,是那样的肃穆庄重。

她甚至想象着自己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认真上课。

原来那就是她向往一久的大学生活呀。

可是,眼前的状况也只容许她这样幻想一下罢了,将来能不能上学还是另外一回事情呢。

她将录取通知书放在包了,她想拿到医院给母亲看一看,那也是母亲的愿望。

录取通知书就好像她这十几年的一张成绩单一样,见证着她们所有的努力与心血,也证明了两人的辛苦没有白费。

迟雨橙背起包,拿起东西,走出巷子。

“滴滴滴”几声轻微的喇叭声,迟雨橙下意识地走到一边给车让路,她并没有转身看,而是自顾自地走路。

“橙橙。”没想到车子却慢慢地开到她的身边,离她很近。

那是她熟悉的声音,她转过身来看了一眼,惊讶道:“大哥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迟雨橙看见史泽豪那一刻有点不知所措,她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一刻的心情。

但是有惊喜,有快乐,还有回避。

总之,五味杂陈。

“上来吧,我送你过去。”史泽豪将车靠边停下,随后下了车,顺手将迟雨橙手中的东西接过来放在后座上,为她打开副驾的车门。

当他扶着迟雨橙上车那一瞬间,他又再次摸到她背上突出的骨头,才几天没见,她竟然消瘦至此,脸蛋也好像瘦了整整一大圈,史泽豪心疼极了。

“我……”史泽豪并没有问她要去哪里,这一点让迟雨橙有些奇怪。

“我都知道了,我送你去医院吧!”

迟雨橙顿时尴尬了!

史泽豪替她把车门关好后,开车径直去了医院。

迟雨橙尽管很好奇,但是坐在车里,静静地,她不想说一个字。

她回想这几天来的遭遇,面对巨额的医药费,她只有放下自尊,拿起电话一个一个地给亲戚们借钱,可是一来二去,大多都是吃了闭门羹。

人家当然要质疑了,以他们家那样的生活条件,万一借钱给她,他们拿什么来还,人家担心的可不是迟母的病能不能治好,而是担心迟家还得起钱么?

有的人非但不借,还要说一些刺骨的话,比如,“人都病得这么重了,还有什么必要好医的,还不如把那钱花在吃穿上,至少在走之前还可以享受一下。”

连舅舅哪里也是,“不是我不借呀,你也知道的,你舅妈管钱管得可紧了,我是一个子也拿不出来的,我也是爱莫能助的。”

迟雨橙原本以为,舅舅是妈妈唯一的亲弟弟了,总不能见死不救吧,可是亲情在钱面前真是不堪一击的。

人情竟然可以冷漠至此。

……

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她的双眼有些迷糊,她所有的坚强在看到史泽豪那一刻起,彻底崩塌。

史泽豪的突然出现,好像一道坚实的避风港一样,替他挡住了所有的暴风诳语,让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。

这一刻,她好想钻进他的怀抱里大哭一场。

此刻,她坐在史泽豪的身旁,那样近,她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,他娴熟地驾驶着车。

她不想说话,他便这样静静陪着她,这种感觉真好。

迟雨橙的眼睛红红的,史泽豪一只手开车,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是在给她传递一种安全感。

“等会见到阿姨千万不要把表情写在脸上知道吗,阿姨看到了肯定会胡思乱想的。”史泽豪的手心真的好温暖,这样被她握在手心迟雨橙觉得很温馨。

迟雨橙点点头,说道:“嗯。”

“你知道吗,其实人的心理暗示作用是非常强大的,有的人心态很好,即使得了很重的病也会因为积极的心态而度过难关。

而有的人,说白了是被自己吓死的。”不得不说,迟雨橙最近被医药费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了,她有些迷糊了,甚至有些错乱。

史泽豪好像一个心灵导师一样,指导着她走下去。

“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告诉妈妈,就是怕她胡思乱想。”迟雨橙皱了皱眉头。

“这就是对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?”迟雨橙还是问出口来,难道史泽豪有未卜先知的功能,还是他有千里眼顺风耳帮他打探各种消息。

“公主丢了,当然是骑士的失职了。是我不好,在你困难无助的时候没有及时在你的身边,以后有事情要第一个想到我,好吗?”

史泽豪的声音是那样温柔,迷人,原本是迟雨橙自己刻意不找他的,结果被他这样一说出来,好像全是史泽豪的问题。

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……其实,在我心里好想好想去找你的。可是,我担心自己会拖累你,所以就……”

迟雨橙一听,又是一愣,随后又微笑起来。

此时她充满了自责,原来史泽豪待她这样好,其他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多都会离她远远的,生怕受到连累。

唯有他,还知难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