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91章 迟母的神补刀

“好了,马上到医院了。”

迟雨橙这才发现,医院就在不远处了。时间过得可真快,之前她一个乘公交车去的时候,仿佛好远,怎么都走不到一样。

这会好像才一会的功夫就到了。

大概是因为自己私家车的缘故,不用向公交车一样兜兜转转,满地方的绕。

加上现在的心情跟之前不一样了,所以就觉得时间也过得快了许多。

两人停好车后,一起走近了迟母的病房。

迟母的吊针已经打完了,正在和隔壁床的病友聊天。

看到迟雨橙回来,身边还多了一位绅士的男士,有些意外。

“妈,我回来了,这就是我一直跟你提起的,我男朋友史泽豪,听说你病了特意过来看看你。”

史泽豪事先准备了一束鲜花,来的时候放在后备箱里。

下车的时候才拿了出来。

这会子叫迟雨橙找个花瓶把它插了起来,淡雅的花香瞬间飘满病房的每一个角落,将那难闻的消毒水味道遮去了一大半。

这样一来,病房被这娇艳的鲜花一装饰,瞬间变得温馨起来了,四处看起来也不那么冷冰冰的,叫人看了心生畏惧。

看着花儿,好像病房里的光线都亮了许多一样。

迟母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,果然闻名不如相见,当真气宇不凡啊。

高大笔挺的身材,轮廓分明的脸蛋,怎么看都好看。

她感叹女儿的眼光可真好呀。

以前没有这种感觉,现在她才发现,以前老人说的,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喜爱,好像真的是那样。

她仔细打量着史泽豪,脸上泛起久违的笑容,满意极了。

“哎呀,真是谢谢你,来就来吧,还破费钱作什么呢?”迟母一向是节约惯了的,在她看来钱花在这个上面就是浪费钱,要是把这些钱存起来多好呀,用在实实在在的地方多好呀,既看得到又摸得到。

不像这花,好看是好看,却没有一点实际用途,没几天就枯萎了。

有什么用,钱不是打了水漂是什么。

不过,迟母今天算是聪明了一次,人家是商界精英,收入那是多少人能企及的,花这点钱算不了什么。

所以,尽管心里明白,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来。

迟雨橙还在心里担心,还怕迟母口无遮拦地说出来,会惹史泽豪不高兴呢。

“阿姨,应该的。祝你身体健康哈。”史泽豪很有礼貌地说道。

“我觉得你很眼熟,在哪见过吧?”迟母问道。

“或许以前见过吧。”史泽豪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的,不想提起他小时候的事情,所以一笔带过了。

他刚一进病房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很浓的消毒水的味道,只要一想到迟母还要在这里呆上好长时间,就有些于心不忍。

他正盘算着给她换一间舒适一点的病房。

“阿姨,橙橙,我看这里环境稍微差了一点点,要不我去问问,看有没有稍微大一点的房间,这样住起来也要舒服一些。至少,空气质量会好一些。”

史泽豪知道迟雨橙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,所以他说话的时候都是尽量照顾到她的心情,以商量的语气在跟她们说话。

“那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呢,而且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吧。”迟母不好意思地说道,毕竟拿人手短,平白无故用别人钱实在不好。

“阿姨说哪里的话呢,既然我跟橙橙是男女朋友,那我就算您半个儿子了,儿子孝敬母亲那还不是天经地义的。阿姨,您说是吧。”史泽豪果然是在商场打拼过的人,真是会见什么人说什么话。

“哎呀,这孩子说话我怎么就这样爱听呢,不像雨橙那个死孩子,一天只会说话来气我,不把我气死她都不乐意。”

迟母真是神补刀,你根本想象不到她什么时候就“一语惊人”了,她的脑子里根本分不清楚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。

很多时候只图自己高兴便一吐为快,不会考虑到别人的感受。

这也是之前迟雨橙一直不愿意带史泽豪来见她的原因之一,她常常会让人尴尬地下不来台阶。

“妈,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?我怎么就气你了,你生病了还不是这个‘不孝女’带你来的,倒是你那‘孝顺’的儿子至今都还没露面呢。”

不说还好,一说就来气,自从迟母生病以来一直是迟雨橙在忙前忙后,她哥哥的身影都看不到。

可是,这些迟母却一点都看不到,倒是心疼她那儿子上班太累了。

迟雨橙一想到这里就是一阵酸楚。

“你不是说他忙吗,男孩子就是要忙一点才好,忙就代表有事情做,难道你希望他整天没事干,瞎陪着我这个老太婆吗?”迟母平时还好,可是只要一说起她的儿子来,就极力护短。

“那你是说我没事找事做了,是吧?”

迟雨橙本来就一肚子的委屈没地方发泄了,如今在自己母亲这里还被冷嘲热讽,为了迟母的病,她都放弃了自己的学业,现在看来,真是有些不值得。

“好,那你去找他,我不管了……”迟雨橙哭着跑出了病房.

“你走,走了你就别回来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迟母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迟雨橙,自己女儿被气跑了,非但不关心还火上浇油。

迟母转而看向史泽豪,毫不留情地说道:“看吧,她就这死德性,我最恨她这一点了,二话不说就哭,就只会跑。”

“阿姨,您先休息,我去看看。”史泽豪一刻也不打算再呆下去了,迟母这种多面性格他小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。

他更担心的是迟雨橙会想不开,害怕出什么事情,所以连忙追了出去。

好巧不巧,史泽豪刚刚走出病房,迟雨橙的哥哥迟柏手里拎着一袋水果,带着妻子便来了。

“唉,妈,刚才出去那人是谁呀,看样子蛮有钱的哈。”迟柏将水果放在桌上,随后在迟母的病床上坐了下来。“吆,谁还买花了?这花一看就不便宜吧?

“雨橙男朋友买的。”

“哦,刚才出去那人就是妹妹男朋友吧,是干什么的?”迟柏平日里对妹妹不管不顾的,这下子看到妹妹有个有钱的男朋友,倒是一下子对妹妹的事情来了兴趣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道是在一家公司上班,不过我倒觉得更像开公司的。”

迟母对待儿子的态度那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跟对迟雨橙说话的口气是完全两个样子,轻言细语地,温柔极了,极尽像一个慈母。

“开公司人肯定有钱了。”迟柏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