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93章 今天怎么这么热呢

迟雨橙接起电话后,问道:“哥,什么事?”

迟柏那边声音有些发抖,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那个,妹妹啊,你等一会,我把电话拿给妈。那个,病情妈已经知道了,妈跟你说吧!”

迟柏也害怕担责任,立马将电话递在迟母的手中。

“妈知道了?”迟雨橙心想,这结果原本隐瞒得好好的,怎么就说漏嘴了呢?

迟雨橙不知道这个时候迟母有什么话要对她说。

不过,经过刚才史泽豪的劝说,她想,要是想再骂她的话,她也只有硬着头皮接受了。

“喂,雨橙,你老实告诉妈,我得的究竟是不是肺癌。”迟雨橙听到迟母大口得的喘息声,以她对自己母亲的理解,一定是着急坏了才会这样的。

“没有呀?就是一点炎症而已,消完炎就可以出院了。”迟雨橙此时猜想,这事肯定跟她哥脱不了干系,尽管她已经再三强调不要把这事说出来,可他们却偏偏不听。

“你别骗我了,你嫂子都跟我说了。”迟母大声地说道。

“嫂子?”原来这事是陈芳说的,此时她恨不得将这个女人一把掐死,真是个该死的长舌妇,只图自己嘴快,说出来痛快,可是却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。

“对,我现在什么都知道了,你还打算瞒着我吗?”

迟雨橙已经气地差点两眼冒火,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平复迟母的心情:“妈,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,最后的结果还没出来呢。”

“我要回家,我不医了,橙橙,你去跟医生说,我放弃治疗了,我只想回家,我不要再在这里了。”迟母带着哭腔几乎是央求着她说道。

那一刻,迟雨橙所有的委屈,都随着母亲的脆弱和无助烟消云散了。

她感觉到母亲像一个小孩子一样,也需要一个避风的港湾,而那个港湾不是她的丈夫也不是她的孩子,是她住了大半辈子的家。

这个时候,知道真相的她只想回家,只有回到家里她才觉得心里踏实。

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,人在脆弱的时候,总想找个归宿的地方,迟雨橙并没有拒绝。

她在电话里回答道:“好,妈,你再等一等,我这就去跟医生说。”

迟雨橙话筒的声音很大,他们刚才所有的对话都被站在一旁的史泽豪听了进去,待迟雨橙挂完电话后主动说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

“好,谢谢你。”

两人一起去了医生办公室,将迟母的意愿说了一遍。

一般情况下,病人自己提出来放弃治疗,而且家属也同意了,医生便不好再强留,于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。

但是按照医院的要求,是不能当天出院的,可是史泽豪一个电话过去就把这件事版妥了。

今天史泽豪特意抽空出来陪迟雨橙,因此在办理完出院手续后,迟雨橙将迟母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。

史泽豪将他们一家人送回了家。

车上,迟雨橙依旧坐在副驾上,好像那个位置是专门属于她一个人的,看着史泽豪安静地开车,她感动极了。史泽豪就像一面高大的强,帮她抵御住了寒风侵袭。

而后座上的人,各有各的心思,各有各的打算。

迟母因为备受打击而面色苍白,她一个字也不愿意说,一个人闭着眼睛,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。她在想今后紧有的时间,她该怎么走下去。

迟柏则低着头玩手机,两耳不闻窗外事,似乎并不关心他周围所发生的一切。

而陈芳则是东张西望,左右打量着史泽豪这辆豪车。

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这么好的车,既宽敞大气,又平稳舒适。

她在幻想着,自己家什么时候也能买上一辆,像迟雨橙那样坐在附加上,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,也可以像周围的人扬眉吐气一番。

她看着史泽豪静静地开车,迟雨橙一言不发,便开口说道:“对了,史先生,我经常在电视访谈节目里看到过你呢,你在商界一定很有名气吧。真是了不起啊!”陈芳巴结地说道,她这个人最会见风使舵了,一旦遇到有权有势的人,就连自己姓谁名谁都忘记了。

“也没有那么夸张,我就接受过一两次采访而已……”要不是因为迟雨橙的关系,像陈芳这样的人是根本不配坐他车的。史泽豪这样客气不是因为她,而是看在迟雨橙的面子上。

“史先生就是谦虚。不过,一般成功人士说话都是这么有素养的。雨橙啊,你也是的,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也不早点介绍给我们认识。”

迟雨橙有这样的嫂子,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得了。

“那不是之前关系没有正式确定吗?”迟雨橙满脸不耐烦地说道。

陈芳见迟柏根本不答话,瞪了他一眼,又对着前排说道:“对了,史先生,你在商界这么有名气,肯定认识很多当官的吧,咱们迟柏升职那事是一点眉目都没有,你看能不能帮咱们一把,天天在那个小职员的位置上,我都要崩溃了。”

迟雨橙见这人怎么就蹬鼻子上脸了,满脸尴尬地说道:“嫂子。大哥哥又不是万事通,再说了,他即使有关系也是在商场上,跟政界是一点关系都扯不上。咱们也是爱莫能助,你还是另想他法吧!”

“嗨,你这丫头,怎么胳膊往外拐呢?那可是你哥呀,你说是不是?”陈芳用手胳膊拐了拐迟柏,顺便是了个眼色。

迟柏抬起头,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,说道:“对呀,妹妹,你们就帮一下哥吧!你也不想哥就这么平庸一辈子不是?”

史泽豪虽然心里也充满了厌恶,这些人一上来就开始聒噪,真是讨厌极了,恨不得将他们扔下车去。

但是他极力忍耐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依旧继续专心开车。

“哥,这事我只能说呵呵了,你还是找其他人吧!”迟雨橙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迟柏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翅膀硬了,他举起手就要往迟雨橙背上打去。

但是他很快感受到史泽豪身上散发过来的寒光,同时又考虑到自己将来升职或许还要求人家史泽豪呢。

所以,综合几方面原因,加上史泽豪的威严,怯怯地将收回手,往额头上擦了擦,“哎呀,今天怎么这么热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