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95章 两个愿望

“你是你,各人有各人的打算。怎么能相提并论?”陈芳的话让迟母生气极了,迟雨橙是她这辈子的希望了,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多年辛苦白费,上学可是人生大事,一点都马虎不得,所以迟母气得怼道。

“唉,妈,你这说的什么话,我这不是出主意吗?再说了,这话是雨橙她自己提出来的,又没有人拿着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说的,我不过是顺着她的话说罢了。而且,你这一病,身边确实离不开人……”陈芳用眼睛斜瞟着迟母,嘟着嘴说道。

“你放心,我的身体我自己负责,我不会麻烦你们任何人的。你爸爸虽然不争气,但是我一个老太婆还不至于那么低三下四地求人。”迟母性格一向要强,这会子自尊心受到伤害,还不气得大口喘着粗气。

“好,不要最好,你儿子就那点本事,我们这个小家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了,你们家非但没有帮我们分担一点点压力,还指望着我们出钱看病,那是不可能的!”陈芳不管迟母的病情,也不管她能不能受到这样的刺激,不管不顾地说了出来。

加上迟柏就是一个耳根子及其软的人,平时没有主见,大事小事都做不了主,如今自己的母亲被欺负到这种份上来了,还只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迟雨橙本来顾念亲情不想给她难堪的,可是她却越加得寸进尺,叫人忍无可忍,怒斥道:“够了,这里不欢迎你,麻烦你马上出去。”

陈芳看连平时那么温顺的小姑子都骑到自己头上来了,哭得越发厉害,越发大声了,“好,好,我走,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。迟柏,你今天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清楚,你是要她们还是要我。”

“别闹了,行不。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?”媳妇和妈同时掉入水里先救哪一个,只是永远说不清楚的话题。迟柏这下被自己老婆一逼更是没了主意,他只有选择逃避。

逃避是他唯一的出路!

“迟柏,你这个懦夫,就当我瞎了眼跟了你。今天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这个外人,我活着还有什么用。”陈芳捂着嘴跑了出去。

“迟柏,你还坐着干什么,还不追出去看看,要是真出了什么事,咱们家哪里担得起这个责任。”迟母虽然对这个儿媳妇厌恶极了,可是万一真出了事情,谁也脱不了干系啊,于是她连忙叫儿子赶紧跟了出去。

“唉。”迟柏这个人完完全全就是人如其名,怪只怪取错了名字。

既当不了家还是一个活脱脱一个大白痴,经他迟母这样一提醒才起身追了出去。

迟雨橙看着虚弱的迟母,刚刚受了那么大的打击接着又受自己儿媳妇的气,真是难过极了。

真是恨铁不成钢,她连忙拍拍迟母的背,帮她顺顺气。

“妈,别往心里去了。那种人咱们不跟她一般见识,别气坏了身体。以后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“唉,这两个败家子真不叫人省心。他俩欢喜冤家,这会子吵得凶,可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。我就是担心在我走之后你无依无靠,妈妈不放心走啊。”

“妈,说什么呢,你要好好活着,长命百岁呢。”

“妈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“妈妈你会看到女儿儿孙满堂的,你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,你要相信自己,不是有好多得了绝症的人最后都靠自己的毅力活了下来吗?妈,你也可以的。”

“但愿如此吧,妈真希望能看到你成家立业的那一天。橙橙啊,妈觉得史先生人挺不错的,要是你将来能跟着他,那妈心里的石头也就可以放下了。”

“泽豪他人挺好的,对我很好。”

“那就好,你要紧紧地抓住他知道吗?这么优秀的人,惦记他的人一定很多,你要牢牢看紧了才是啊。你哥你嫂虽然整天吵吵闹闹,但好歹也是有个家了,妈就怕走了以后没有人陪你,留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个世界上。”迟母说着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。

迟雨橙听着迟母的话,就好像在跟她做最后的告别一样,气氛凄凉极了,但是她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,而是笑着说道:“妈,大哥哥这个人确实有很多人喜欢他,不过他一个都看不上,眼光高呀。”

迟母被迟雨橙的话逗乐了,转啼为笑,“看你说的,你是在夸奖你自己优秀吧,还别人眼光高呢,哪有这样变着法夸自己的。”

“你女儿不优秀他能看上吗?”

“说来也是,你考上了状元,妈脸上也跟着贴金。对了,录取通知书拿到了吧?”

迟雨橙这才突然想起来还没把录取通知书拿给迟母看呢,她连忙起身,在沙发上的包里拿了出来,递在迟母的手里,说道:“妈,你看,这就是我录取通知书。”

“哎呀,真好看。这样红的颜色真好看呀。就像过年一样,看着叫人觉得喜庆。”迟母一个字也不认识,但是将通知书拿在手里高兴极了。

“妈,我念给你听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迟雨橙将通知书上的字,一个不落地念给迟母听,迟母听得可认真了。

“妈,你看,这是教学楼,以后我就在这里上课呢!”迟雨橙念完通知书后,又把介绍学校的书一夜页一页地翻给迟母看。

迟母脸上堆满了笑容。

“雨橙啊,我刚才听你说,上面说9月6、7号就要报名了,那没多少时间就到了呀,咱们可得准备起来了。”

“妈,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,你安心养病,这些不用你操心了!”

“你一个女孩子能做得好吗?”

“可以的,再说了不是还有史先生吗?”迟雨橙不再提休学的事情了,她需想要迟母开心。

“妈在走之前就两个愿望,一个是你的终身大事,另一个就是你上学的事。如果这两个愿意都能实现的话,妈这一辈子就知足了。”

“妈,我自己的事情会处理好的,你的愿望也能实现的。你别担心了,我扶你进房间休息吧。”

迟雨橙将迟母带到房间后,自己一个人也回到自己的卧室。这一天折腾下来,她也累了,她躺在自己的小床上,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,陷入了沉思。

……

()

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”,聊人生,寻知己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