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105章 和律师

()

正几人在僵持不下的时候,医生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,给老太太说道“吆,这是怎么了?宁宇彬家长脸色怎么这样难看,先去把医药费交一下,明天准备出院吧。 ”

“不,医生,我们不要出院!”老太太一听马上要出院了,这目的还没达到,她哪干呀?

“不出院,你打算在这里长住呀?”医生就奇了怪了,别人都是央求着早点出院的,这婆孙俩倒好,主动要求多住院,这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“要等我儿子回来。”老太太双手抱在胸前,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医生问“你儿子在哪里?”

“深圳!”

医生吃了一惊“深圳,不在本市啊,这么远,那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我不知道,反正我已经跟他打过电话了,他跟儿媳妇在外面打工,还不知道能不能请到假。”

“可是你孙儿根本没有伤到哪里,你快带着他回家去吧。医院又吵又闹的,空气也不好,对孩子的身体是没有好处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没有伤到,我孙子他总说这里痛那里痛的,我要是出了院有个什么好歹叫我怎么办?”

迟雨橙见老太太找各种理由就是不愿意出院,无非就是想敲诈一笔钱再走罢了。

“既然医嘱你们不听,那你们自己协商好吧!”医生很表示很无奈地走了。

迟雨橙借口出去交医药费,赶紧出门追上医生。

“大夫,你好,我想问问像咱们遇到这种耍赖的情况要怎么处理呀?”

“唉,你得有个心里准备,像老太太那样的人你只能跟她周旋,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你得见招出招,不然,像她这样倚老卖老的人多了去了,无非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,她会把你搞得乌烟瘴气的。”

“嗯,谢谢医生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迟雨橙毕竟还只是个高中毕业生,没有什么社会经验,母亲又是老实巴交的人,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对策来,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她本打算慢慢走回病房的,可是这才想起来母亲估计还没吃饭,于是只有下楼去给母亲买些吃的回来。

因为老太太坚持不出院,迟雨橙母女俩也拿他们没有办法,只有彼此耗着。

可是这样一来,她们母女就会被一天天地困在医院走不开来。

这可不是个办法,迟母的身体根本经不住这样折腾。

迟雨橙又怕老太太婆孙俩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于是在医院一呆就是三天了。

“橙橙啊,你看你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,高考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瘦过。”迟母什么事情也帮不上,看着女儿这样劳累心疼极了。

“妈,没什么。对了,我得给史泽豪打个电话,他还不知道我在医院的事情,他见我没回去一定很着急。”

她连忙掏出手机想给史泽豪打个电话。

可是电话却已经没有电而关机了,那天出门的时候走得急,忘记带充电器了。

“真是糟糕。妈,你先休息一会,我下楼去看看有没有公共电话。”

“嗯,去吧。”

……

迟雨橙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病房,走向电梯。

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开了。

迟雨橙正准备走进去,易军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身后还跟着一个穿黑色西装的人。

“易军,你怎么会在这里,是大哥哥身体不舒服吗?”怎么会在这里碰到易军,她感到有些意外,迟雨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史泽豪,难道他生病了吗?

但是史泽豪有家庭医生呀,生病也不会来这种地方的,所以,她就更加疑惑了!

“迟小姐,您这是要出去吗?”

“嗯,我手机没电了,正准备下去找公共电话给大哥哥说一声呢。”

“不用去了,先生已经知道了。”

“知道了?”迟雨橙瞪大眼睛看着易军,难道史泽豪有千里眼,顺风耳吗?为什么她的事情史泽豪都了如指掌一样!“大哥哥怎么知道我在医院,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。”

“先生见你几天没回去了,电话又打不通,担心你一个女孩家出事,就派我出去打听你的消息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的?”

“我去了你家,见没有人,跟邻居一打听才知道你在这里,这才赶了过来。对了,这是我带来的和律师,这里的事情交给和律师来处理就是了。”

“史太太你好,我是和忠祥,您这里的事情我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了,交给我尽管放心吧。”

“和律师,谢谢你啊,咱们进去吧。”

迟雨橙带着易军和和律师三人进了病房,跟迟妈妈作了简单介绍。

老太太见迟雨橙身后这两人的打扮,想必有些来头,不免心虚起来。

和律师一来就开门见山地跟老太太说道“老太太,这件事情我们总裁的意思呢,是大事化小,息事宁人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呸,哪有这么容易,撞了人就想抵赖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?”

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和律师问道。

“赔偿两万!”

“什么?你昨天还说一万来着,转眼怎么又变成两万了。”

“不答应是吧,那三万,没得商量。要是你不拿,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……”老太太坐在地上又哭又闹起来。

那医生果然没有说错,老太太终于拿出杀手锏了。

“要跳是吧,现在就跳啊,后事咱们肯定会帮你办的,你的孙儿咱们也会交给孤儿院收养的,您可以放心地跳吧。”

老太太见和律师不吃她这一套,有些担心起来了。

迟雨橙见老太太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,刚才那振振有词的威风也不知道哪里去了,真叫人解气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好啊,你们一群年轻人串通起来欺负我们婆孙,还有没有天理呀。大伙都来评评理呀。”老太太从地上爬了起来,走到门外,对着过道走廊大声呼喊着。

瞬时间又引来无数的“吃瓜群众”,看来老太太很会发动群众的集体力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“好啊,人越多越好,大伙正好来做个见证。”易君说道。

迟雨橙看着易军,“你疯啦,这么多人看着闹起来可不得了。”

“迟小姐放心吧。”

迟雨橙看着周围黑压压的人群,心都要跳到脖嗓眼了。

“老太太,你来看看这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