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106章 不是幽默,是负担

()

和律师将自己的手机递给老太太,手机屏幕上正在播放一段视频。

迟雨橙好奇地往前看了看,视频上的人不正是迟妈妈和这婆孙两人吗?

“和律师,这是那天事故的监控录像吗?”迟雨橙看着视频好奇地问了一声。

“不错。监控上清清楚楚地显示,是这个小孩子自己跑过来,踩到香蕉皮摔了一跤,刚好迟妈妈骑车经过这里……后来的事情你们都清楚了。”

“哦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旁人有的也凑近了身子来看视频。

“所谓铁证如山,况且,你孙儿的ct片,我们也请专家看过了,除了擦伤的表皮外无任何内伤。”

“老太太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一大把年纪了,还这样诓人。”旁人迎合道。

老太太本来想让旁人帮她说话的,谁知这些人翻脸比翻书还快,瞬间就站到迟雨橙那边去了,搞得她孤立无助。

“哎呀,算了,算了,就算我们倒霉。三万块钱我们不要了,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。”

“不行!”易军用坚定的口吻说道。

“你还想怎样?”

“我要你把所有用了的医药费还给迟小姐。”

“想多了吧你,不可能。”

“那你就等着法院的传单吧,随便治你个敲诈罪绰绰有余。你也不想一把年纪了还搞得身败名裂,坐几天牢房吧。”

易军见老太太一听说要被起诉,简直被吓得直打哆嗦,心里却在暗自偷偷发笑。

“好,好,我还给她就是了。”

老太太从病床上将躺着的孙儿拉起来,说:“彬彬,咱们走。”

小孩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奶奶,问道:“不住院了?我不想去读书!”

老太太敲了一下孙子的脑门:“再住,咱们可要花费不少钱呢!”

“嚎,原来你的钱就是钱,别人的就是纸呀。”迟母这才缓过一口气来,这时候全身才轻松了许多。

“慢着,你还得把人家迟妈妈这几天耽误的工钱算给人家。”

“啊?”

“啊什么啊,你敲诈人家的时候你想过这些没有,因果循环,自己种下的苦果你必须自己承担。”

老太太这样阴险的心,本来就应该受些教训,免得将来再迫害其他的人。

“可是我没钱。”

“关我什么事,你不是有儿子吗,你叫他把钱给你汇过来不就得了?”

“我儿子辛辛苦苦挣来的钱,怎么可以这样糟蹋了呢?我不要。”

“那你想过她们母女的感受没有,老太太,积点德吧。 ”

“是是是,小姑娘,求你饶了我们吧,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。可是我儿子在外面打工真的很辛苦,我不能这样浪费他挣来的血汗钱啊。”

迟雨橙见老太太又可怜,于心不忍。“算了,医药费咱们平摊吧,谁也别吃亏总行吧?”

虽然老太太依旧不愿意出钱,可是她根本不敢耗下去,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。

“哼,今天就看在迟小姐的面上饶了你,要是好有下次,你知道后果的。”

于是老太太带着孙儿灰溜溜地走了。

老太太带着孙儿走后,迟雨橙也收拾好东西带着母亲离开。

出了电梯,易军向和律师道了别,“和律师,今天多谢您帮忙了,你要是还有事就先回去吧,史先生说了咱们改天再聚。”

“好的,易先生,迟小姐,那我先告辞了。”

迟雨橙向和律师点点头致谢。

迟雨橙对着易军说道:“对了,易军,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妈妈出事的现场监控的?还有那小男孩的片子……”

“当然是史先生交待办的呀,这点小事是难不倒我们的,不然怎么在生意场混呢?”

“也倒是呀,我倒是忘记这一点了。”

“这个史泽豪还真是有本事呀,没想到橙橙还傻人有傻福呢。”迟妈妈总是能在别人猝不及防的时候补上一刀,不然她就不是迟母了。

“妈,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?”迟雨橙无语了!

“难道不是吗,今天要不是有史泽豪帮忙,你还不得哭鼻子!”

虽然这件事情的当事人是迟母,可是一旦迟雨橙出现了,迟母就很自觉地退居幕后,将一切责任交到迟雨橙的身上。

所以,她本能地认为这件事情就应该迟雨橙来解决。

“妈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“难道我说错了吗,你平常本来就是除了哭就没有别的本事了。我还不了解你吗?”

迟雨橙有这样一位神补刀的妈妈真是没办法了,当着易君的面也丝毫不给自己台阶下,她真的想挖个地洞钻了进去。

“易军,你别介意啊,我妈妈她说话就是这个样子的。”

说实话,易军跟随史泽豪在生意场上拼杀多年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可是像迟妈妈这样奇葩的人到真实第一次见。

易军尴尬地笑了笑,“怎么会呢,阿姨挺幽默的。”

“唉,时间久了你就不会觉得幽默了,而是负担。”

……

“对了,迟小姐,今天我先送你们回去吧,折腾了几天肯定累了,回家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“嗯,好。几天没有合眼了,真想踏踏实实地睡上一觉,睡到自然醒。”

“这个容易啊,既然事情都解决了,就把心放宽来睡吧!”

“好,那明天我再过去看大哥哥。你和大哥哥今天可是帮了好大一个忙,我想好好感谢感谢你们。”

“不敢当,不敢当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再说了,大哥哥对我有知遇之恩,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。”易君很客气地说道。

“哈哈哈,是呀,那咱们就不客气了。”既然都已经熟络到这个份上了,迟雨橙也就不好再客气什么了!

“就是呀,小伙子谢谢你了。不像我们家那个死没良心的,丢下我们什么都不管,有时候恨不得一把给他捏死才解恨。”

迟雨橙知道母亲又逢人就说她的父亲了,虽然她也不喜欢自己的父亲,但是不会在外人面前说他坏话,迟母这样不分时间场合开口就说,还真是让她很反感。

“妈,别说了。”迟雨橙拉一拉迟母的衣服,小声说道。

“为什么不说,小伙子又不是外人,怎么不能说了。”

“迟小姐,你就让阿姨说吧,说出来她心里会好受些。”

几人走出医院,坐在车上,易军开着车。

迟妈妈一见易军为自己说话,更是来了兴致,对着易军滔滔不绝起来。

她恨不得把所有的陈年旧事全部搬出来,让所有的人都跟着她一起埋怨迟父心里才舒服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