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109章 花语

蓝汀别墅。

迟雨橙这一路上几乎都是小跑着去史泽豪家的。

她捧着包好的鲜花来到家中,三四天没见面了,她还蛮想念史泽豪的。

史泽豪专门给她配了把钥匙,随时可以进出。

所以,她从包里拿出钥匙自个开了门,很利索地进去了。

迟雨橙将钥匙放回包里,在鞋柜里拿出鞋换好,准备往楼上走去。

却李婶还在打扫屋子。

宽敞的客厅被打扫得很干净,阳光洒进来照在地面上,亮晃晃的。

迟雨橙走上前,很礼貌地打招呼道:“李婶,辛苦了,大哥哥起床了吗?”

李婶抬起头来:“迟小姐回来了。少爷已经起来了,在卧室里看书呢。”

“好,那我上去看看,你先忙着。”迟雨橙放下包,直接去了史泽豪的房间。

门没有锁,只是轻轻地掩着。

迟雨橙还是礼貌地敲了敲门,她害怕就这样冲进去,万一见到什么不该见的就不好了。

“进来。”是史泽豪干脆利落的声音。

“大哥哥。”

“你来了,怎么满天大汗的?”史泽豪看着迟雨橙满脸通红的样子问道。

“哦,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,跑着来的。”迟雨橙知道史泽豪肯定会批评自己,所以主动地把头低了下去。

“怎么不叫易君过去接你?”

“哦,我想着他有很多事情要做,就不打扰他了!”

“打车过来也行啊?”

史泽豪果然高冷,头也不抬地继续看书。

“知道了!”

可是看他的样子,似乎不是很开心。

迟雨橙也把笑容收了起来:“大哥哥,心情不好吗?”

“你说呢?为什么发生了事情没有第一时间想到我,难道我是外人吗?”

“不是的,大哥哥,我只是不想你为我担心罢了。”

“你是我的未婚妻,我不担心你,我担心谁。遇上那些泼皮无奈你应付得了吗,也不知道保护自己?”史泽豪的话里虽然带着责备的语气,但是迟雨橙听得出来,这是在关心她。

“我知道大哥哥最关心我了,下次一定不敢了。”

“还有下次……”

迟雨橙心虚地埋下头去。

进到房间来,好像就是回到自己家一样,史泽豪虽然有些生气,不过只要一看到迟雨橙,心情很快就好转了。

迟雨橙将花束放在桌子上,走到床边,“大哥哥在看什么书呢?”

史泽豪将书拿到迟雨橙的面前,给她看了看。

迟雨橙接过来,翻看了几页:“看不懂,像是英文,可是细看却又不像。”

史泽豪解释道:“嗯,是法文。”

“法文?”迟雨橙张大了嘴巴,她又快速地翻看了一遍手里的书。

她试图在上面找到几个熟悉的词汇,可是却一个熟悉的身影都没有发现。

原来是纯法文呀。

“嗯。”

瞬间对史泽豪崇拜得五体投地。

“大哥哥的大学是名校吧,专业学的是法语吗?”迟雨橙以前只知道史泽豪出过国,留学过。

可是至于学的是什么专业就无从得知了,他们之前好像还没有讨论过这样的话题。

如今,看到他读这本书,倒是突然对他的大学和专业感兴趣起来了。

“我在国外念的大学,专业是经济。”

“啊?是国外哪所大学呀,可是专业是经济,那么你的法语是怎么学会的呢?”

“斯坦福大学,法语是自学的。”

迟雨橙惊讶的表情,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。

她原本以为自己考了个状元就已经很了不起了,没想到她眼前的这个人才是货真价实的学霸呢。

自己在他面前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。

“天啦,大哥哥,你真是了不起啊!”

“没什么好惊讶的,只要你想做成一件事,然后全力以赴,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。”史泽豪说话的语气真是淡定,好像出国留学和自学法语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一样。

“不过,大哥哥你能够无障碍读原文法语作品,还是很难得了,你是我的偶像啊。”

“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,这点就让你崇拜了。”

迟雨橙被史泽豪这一说,好像真的很“怂”一样了。

“好吧,那以后我也要加倍努力,才配得上你。”

这就是近朱者赤的力量吧,迟雨橙突然觉得她和史泽豪之间仿佛隔了很遥远的距离一样,她要更加努力才能够赶上对方的步伐。

“做好自己就行,你开心就好。无须为了我刻意改变。”

“要的,要的,不然在你面前我会觉得自己就像丑小鸭一样。”

“那随你吧,量力而为,期待你变成美丽的白天鹅那一天。”

“嘻嘻,大哥哥现在不就是白天鹅吗?”

史泽豪听见迟雨橙将自己比喻成白天鹅,放下手中的书,看着她。“我怎么就成白天鹅了呢?”

“大哥哥你总是一副高傲冷峻的样子,不是骄傲的白天鹅是什么?”

“有吗,我怎么不觉得?”

“没有么,只是你自己没有察觉罢了。”

“好吧,随便你怎么说都可以。我说不过你。”史泽豪拿起书继续读起来。

“大哥哥,我不在的这几天,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“都挺好的。事情都处理好了么?”

“嗯,谢谢大哥哥的帮忙。”

“小事一桩。”这些事情对于史泽豪来说根本不值一提,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,能够叱咤商场多年,站在食物链的顶端,肯定有他过人的本事。

“大哥哥,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呢?”

“蓝色!”

“喜欢什么花呢?”

“玫瑰。”

“啊?”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不是,我今天刚好路过花店,就买了一束香槟玫瑰。”

“哦,这么好。”

“是呀,你看,香槟玫瑰。”迟雨橙走到桌子边拿起玫瑰花给史泽豪看了一眼。

“嗯,挺漂亮的。”

“我知道大哥哥你喜欢,所以就顺路买了一束,我去拿个花瓶插起来怎么样?”

“可以。这屋子太安静了,是应该添置一些有生气的植物来装点一下。”

“我这就去拿花瓶。”

迟雨橙很快走下楼,找李婶拿了一个很漂亮的花瓶上楼来了。

她有一双巧手,很快就把玫瑰花修剪好,并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插了起来。

“技术不错,学过插花艺术?”

“嗯,自己从前买书来学习过。”

“遇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,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。”史泽豪念叨着。

“对呀,这就是香槟玫瑰的花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