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116章 天赐良缘

“怎么是你?”老奶奶拐杖举在半空中,惊讶地问道。

释母见形势不对,立马上前说道:“妈,你可要拿出当家主母的姿态来,咱这家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都可以进来的,这要让外人知道了,还以为咱家品位就这么低呢!”释母说道。

“你给我闭嘴,别打岔。你自己什么人心里没个数吗,还好意思在这里搅和?”老太太发威起来,所有人都害怕。

当然了,他们史家能有今天的成就还不是要归功于她,要不是在最艰难的时候,老太太带着儿子客服种种艰难困苦,辛苦打下基业,哪有他们今天这样风光的局面,所以老太太在家中的地位是最高的,她说的话只能听从不能反驳,因为反驳无效。

释母本来就是第三者上位,后来虽然因为生了释泽熙,被史父接了进来,但依旧名不正言不顺。

她原本以为老太太会呵斥了史泽豪与迟雨橙,便变本加厉地煽风点火,谁又想到老太太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度的大转弯,叫人防不胜防。

“奶奶,是你?”迟雨橙和老太太对视的瞬间,两人都惊呆了。

老太太喜出望外,赶紧将拐杖收了回来。

一时之间,叫在座的人看得稀里糊涂的。

就连史泽豪也不明就里。

“妈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史母走上前将老太太搀扶住,好奇地问道。

老太太将拐杖交到儿媳妇手中,激动得有些浑身发抖。

手颤抖着,拉住迟雨橙的手,说道:“哎呀,我真是糊涂,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对自家人了。”

老太太将迟雨橙拉到自己身边,双手紧紧握主她的手:“你们全都过来。”

迟雨橙本来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,可是当她看到老太太那一瞬间,立即轻松了。

“她就是上次救了性命那个女孩子,没想到啊,你居然就是泽豪的女朋友。奶奶真是糊涂,怎么事先就没有想想问一问呢。”老太太突然对自己之前的坚持感到自责。

不过,好在没把他们俩拆散,否则那才是要后悔不已呢。

“奶奶,你说的那个人就是雨橙。”史泽豪这个时候比任何都要高兴,他万万没有想到,迟雨橙就是奶奶给他物色的那个人。

真是太好了,他先前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。

一家人终归是一家人,这仿佛是注定的了。

“嗨,对呀。早知道如此,咱们就不用闹得这么僵了,白白走了一趟弯路。”老太太说道。

“是呀。我真是太高兴了。”

史母也替他们感到高兴:“妈,所以我觉得呀,雨橙就是上天安排进咱们家门的,你说是吧?您看,泽豪自小就跟她青梅足马,后来虽然分开这么多年,但是又走到了一起。最最有缘的是,她还救过您,真是天赐良缘啊。”

“是呀,是呀。我真是太高兴了,看来今天叫你们回来是叫对了。”

一时之间,整个史家的气氛完全变了,所有的风向都指向迟雨橙。

她突然从一个十分“不受宠”的人,变成了“所有人”的心头肉。

迟雨橙站在奶奶的身边,脸上火辣辣的,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小姑娘,快过来,让我好好看看。”老太太拉着迟雨橙往沙发上一坐,是怎么看怎么喜欢。

救好像自己的亲孙女一样疼爱。

相比之下,同样是孙子的“女友”,徐晓帆却没有这么受待见了。

她像吃不到葡萄的狐狸一般,咬牙切齿地盯着迟雨橙。

释母则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走到老太太面前:“妈,你可要看仔细了?”

老太太只顾着跟迟雨橙说话,头也不太抬一下:“看仔细什么?”

释母原本以为老太太不会理会她的,可是却回了她的话,更是起劲了:“妈,我是担心你受骗呢。你想想,咱们家这样的条件,那是多少人想嫁进来的呀,我怕的就是这一切都是有人精心策划,有意安排的?”

释母用那双狐媚的眼睛瞟着老太太,见老太太若有所思,她嘴角得意地挤出一抹笑来。

她怎么能让迟雨橙轻易就进了史家的大门,她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,都还没有得到一个名分。

要是迟雨橙嫁了进来,那可是堂堂正正的史家大少奶奶,那么她在这个家就更加没有生存的地位了。

老太太半天不说一句话,她还以为自己的话奏效了,接下来可要看迟雨橙的笑话了。

“你是在说你自己吧?”老太太冷不丁地回了一句,释母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
“啊?”

那老太太曾经也是女中豪杰,哪里是她一两句就能迷糊住的。

释母还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迟雨橙难堪,可是她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。

那迟雨橙纵然现在还没有嫁进来,可是人家可是老太太的救命恩人。

就单单是这重身份就比她要高很多个档次,哪里轮得到她在这里叫嚣。

被老太太这一怼,她可是容颜尽损,真是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。

“你给我闭嘴,只知道瞎起哄,脸都丢尽了还不知道收敛。”史父见释母像一个小丑一样,在人前把自己的脸面都丢光了,非但没有帮忙,反而站在老太太一边将她骂了一顿。

释母一时间孤立无助,只好孤零零地站在原地。

“阿姨,我扶您到那边去休息一下。”徐晓帆这个时候见释母丢了面子,倒是很会适时地讨好释母,给她个台阶下。

当初徐晓帆骗大家她有了释泽熙的孩子,这家人才勉强接纳她的,如今孩子成了乌龙,她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个家里。

如今除了讨好和拉拢释母,两人站在统一战线,才会有立足之地。

两人怯怯地站到一旁,众人却像空气一样对她们熟视无睹。

释泽熙也觉得脸面无光,为这样的母亲感到可耻。

“孩子,快让奶奶瞧瞧,你怎么比上次还要瘦了呢。”

“奶奶,我一向都是这样的。”既然已经得到史家的认可,迟雨橙也跟着史泽豪一起称呼她为奶奶。

迟雨橙抬起头来,看着这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,她仔细端详着,确实像史泽豪说的那样,是一个很面部很和善的人。

“后来我又去商场里找过你几次,不过真是不凑巧,每一次都没见到你。我问了你的同事,要么说轮休,要么说请假了。后来,身体经不住这样折腾,才不得不选择放弃了。”

“奶奶,我不是给您留了电话吗,您要是想见我的话,直接打给我就是了。”

“奶奶不过是想亲眼见见你么,这下好了......”老太太此时不知道有多满足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