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123章 “刷我滴卡”

迟雨橙和谢梅丽在外面吃了路边摊才回去的。

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逛了一天的街,迟雨橙冲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。

这个时候,夜深人静的,不知道怎么的,她突然很想念史泽豪。

“大哥哥,在干嘛呢。”她忍不住拿出电话给史泽豪发了个信息。

“看书。”史泽豪很快回复了。

“哦。”

“晚上吃的什么?”

“麻辣烫,酸辣粉,烤鱼。”迟雨橙现在回想一下晚上吃的东西,还回味无穷呢。

“没营养。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。”史泽豪一家是很讲究养生的,所以,对于这些路边摊,除了那次迟雨橙想吃麻辣烫,史泽豪吃过一次,后来就从来没有再吃过了。

一般来说,对身体健康有害的东西,他都是不会碰的。

迟雨橙发过去一个吐舌头的图形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玩得开心吗?”

“一整天都在购物,这会子回到家简直腰酸背痛的,刚躺下呢。”

“买了些什么呢?”

“我什么都没有买,不过是陪公子读书罢了,谢梅丽倒是买了不少。”

史泽豪看到消息,心里有点酸酸的,他的小丫头怎么可以陪人家买一天的东西,而自己却不舍得花一分钱呢。

“我给你办了张银行分卡,没有上限,明天过来叫易军拿给你。女孩子总需要些东西,想买什么就去买,别不舍得花。”

史泽豪知道迟雨橙手上没有什么零花钱,她又向来是个节约的人,不会乱花钱,但是他不希望她这样委屈自己,特别是跟了他之后。

“大哥哥,不用了,我平时没有什么想买的,该有的东西都有了,什么也不缺。”以迟雨橙的个性,她是肯定不会接受的。

“叫你拿着就拿着,怎么这么多话,一句话我不喜欢重复第二遍。”

隔着屏幕迟雨橙都能感受得到史泽豪那张黑了的脸,只觉得寒气逼人,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。

“好吧。”

迟雨橙想着,反正把银行卡拿着也无所谓,只要自己不花就是了,等到以后有机会再还给他就是了。

迟雨橙突然想起来一个梗,接着就给史泽豪发了过去:“刷我滴卡”。

“?”

意料之中史泽豪发过来一个问号,这是什么意思?

迟雨橙拿着手机笑道:“以前我听同学去泰国玩,见面叫说‘萨瓦迪卡’,有人就调侃说,出国旅游就是‘刷我滴卡’!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想去改天我带你去就是了。”

史泽豪居然要带她出国去玩,虽然这些年出国旅游已经很普遍了,但是对于迟雨橙来说,还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。

“哇,可以出国呀!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过说起刷卡,我今天倒是遇见了一件事情,或许大哥哥你会感兴趣。”迟雨橙原本不打算跟史泽豪说这事的,可是既然聊起来说出来也没什么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下午的时候我陪梅丽去买手镯,我刚好看上一个很漂亮的手镯,本来打算买来送给奶奶的,可是一来是价格太贵了,已经超出了我的支付能力;二来就是她被白薇薇抢走了。”

就在迟雨橙微信刚发出去几秒后,电话铃声响了,是史泽豪打过来的。

迟雨橙还没来得及说话,史泽豪已经开口了:“白薇薇又欺负了你是吧,明天我就去找她算账!”

史泽豪的语气里充满了怒气。

迟雨橙听史泽豪这样生气,连忙说道:“大哥哥,你别生气,你感冒才刚好,别气坏了身体。其实她也不算欺负我,她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,反而吃了一肚子气。”

随后迟雨橙又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说给史泽豪听,这才让他消了气。

“嗯,现在懂得保护自己了。明天回来一趟吧,有事情跟你说。”

“恐怕不行,我明天要去给同事当伴娘,要很晚才回来。现在说不可以吗?”迟雨橙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事情不可以在电话里讲,非要当面说。

“不可以。”他总是这样霸道,很多东西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史泽豪越是不说,事情就越显得神秘,搞得迟雨橙心里痒痒的。

“?????”迟雨橙脑子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,表示很无奈,但又无计可施。

“不高兴了?”

“嗯,有一点点。”其实迟雨橙根本没有不高兴,不过是累了有些不想说话。

“那早点休息,有空见面再说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迟雨橙本来困意很浓了,本打算跟大哥哥说完话就睡觉的,谁知被大哥哥的话搞得睡意全无。

她从床上坐起来,拿起针线接着赶制那些没有完成的订单。

她现在网上的生意已经有些起色了,她的那个忠实顾客三天两头就会介绍一些新的顾客过来。

因为她女儿穿上迟雨橙做的裙子去幼儿园上学后,很多小女孩都喜欢这样的设计,都纷纷嚷着叫自己的妈妈给她们也买一件。

可是这些都是迟雨橙自己想象设计并亲手做出来的,市面上哪里买得到这独一无二的裙子呀!

后来家长们一打听,才知道原来是迟雨橙做的。

于是这些家长就被介绍了过来。

所以,迟雨橙的生意便一下子好了起来。

她现在已经不用担心订单的来源了,光是这一批就有的她做了。

坐在灯光下,迟雨橙还在一针一线地缝着。

她手里这件紫色裙子已经快做好了,她走到缝纫机面前坐下,将它滚好边。

做着做着,突然想起白天谢梅丽对她说的话来。

谢梅丽的话确实有些道理,虽然她跟释泽熙已经分手了,但是毕竟在一起过。

或许史泽豪会不在意,可是他们家的人会怎样想她。

万一......

她都不敢想象将来怎样面对奶奶,面对其他人。

光是那些人的唾沫就能够将她淹死了。

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起来,她现在很爱她的大哥哥,而释泽熙对于她来说,已经什么都不是了。

迟雨橙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分外明亮的天空,繁星点点。

尽管已经数了一晚上的羊还是怎么也睡不着。

她将来要怎样跟大哥哥一家人解释清楚呢。

渐渐地,她的生活已经完全离不开大哥哥了,要是说出来,万一得不到大哥哥一家人的谅解怎么办?

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起来找本书看,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。

迷迷糊糊地,终于熬到半夜才不知不觉地进入梦乡。

......

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