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125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

白母好不容易逮到这样的机会,怎么能轻易就让史泽豪走呢?

她今天非得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不可,白薇薇可是他们白家的掌上明珠,自己连一句重的话都舍不得说,哪里忍心看到别人欺负她。

所以,女儿在史泽豪那里手的气,受的委屈,她得一一帮她讨回来。

她双手叉腰,摆出一副泼辣的样子来,准备史泽豪一出场就“大骂”一场,以解她多日的心头之恨。

史泽豪这个时候正在迟雨橙的家里,跟迟母聊着订婚的事宜。

他对外面等着他的“危机”还一无所知。

他现在有了迟雨橙,眼里当然是容不下任何一个女子的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即使以前没有跟迟雨橙在一起的时候,他跟白薇薇也走得不算近。

所以,白薇薇由此至终都是一个人在自导自演,加上白母在一旁兴风作浪,两人简直就是小丑一对。取笑了别人,滑稽了自己。

对于白母,史泽豪出于礼教,平时对她说话都比较客气。

但是白母就蹬鼻子上脸,真的以为自己高姿态,常常拿长辈的身份来压制史泽豪。

不过这些史泽豪都看在眼里,并不跟她计较。

此时,白母已经在心里想好等会要怎么“教训”史泽豪了,她自己在巷子口演练了几遍,免得等会怯场。

等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,史泽豪终于出来了。

白母穿着高跟鞋站了这么久,脚都站得生疼,不过好在遇见了史泽豪,也不枉费等那么久。她远远就看见史泽豪走了过来,于是急忙上前,歪扭着身子走上前,挥一挥手招呼道:“泽豪!”

史泽豪先是楞了一下,并没有看见白母在叫他,不过过了几秒后,他也看见白母歪歪扭扭地向自己跑了过来。

史泽豪走到白母面前就停了下来:“夏阿姨,你也在这里,这么巧。”

“是呀,约了个老朋友在这里吃饭,真是没想到,我刚才看见你的车还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原来真的是你呀,你怎么会在这里?泽豪,你来这里办事吗?

阿姨好久都没见到你了,你怎么好像瘦了一圈了。怎么,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,改天去阿姨家,阿姨给你做点好吃的。薇薇她也蛮想念你的,整天在我耳边唠叨你。”

白母像极了想要陷害白雪公主的往后,极尽权力,百般讨好,故意做出一副关心的样子来,对史泽豪嘘寒问暖道。

“是呀,最近工作是挺忙了。阿姨你也来这里,我刚办完事,这就准备回去。”

史泽豪继续往前走,白母只好陪着走过去。

史泽豪拿着车钥匙,按了解锁键,将车门打开,见白母一直跟着自己,好奇地问道:“咦,阿姨你怎么跟着我来了,你不是要去吃饭吗,怎么还不去?”

“哦,泽豪,既然遇到了你,阿姨就想跟你说一说你跟薇薇的事情。”

史泽豪一米八几的身高,走起路来自然要笔白母快得多,因此白母只有小跑着才能跟上他。

“我跟薇薇能有什么事情?”史泽豪在车门外站住,疑惑地问道。

“嗨,当然是你俩的婚事呀?”

史泽豪眉毛一抬:“婚事?阿姨,您就别拿我们开玩笑了,小时候说说也就罢了,可是现在大家都长大了,再说这样的话就有点不合适了。”

“怎么不合适了,你俩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青梅竹马,你们本来就是一对。怎么就不合适了,我看呀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”白母见史泽豪“不认账”了,变得着急起来了。

“阿姨,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而且我们感情很要好。我今天过来就是商量订婚的事情的,等日子定下来,我就通知你们一声,到时候,阿姨您可要带上白叔叔和薇薇一起过来啊。”

史泽豪拉开车门,便准备上车,却不想被白母一把拉住了。

“阿姨,你这是要干嘛?”

“什么?”白母犹如晴天霹雳一般,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“你要订婚了,那我们薇薇怎么办?”

“我跟薇薇从来都没有过什么,再说了,以薇薇这么好的条件肯定能找到比我好的,我也会祝福她的。”

“可是我们薇薇等了你这么些年,你不能一句话就把她推开呀?”

“阿姨,我早就跟薇薇说得很清楚了,虽然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,可是我心里一直有一个人,我一直把她当作妹妹来看待。”

白母拉着史泽豪的衣服不放手:“你说,那人是不是就是迟雨橙,我找她算账去。真不要脸啊,一个穷人家出来的人,左不过是看上你的钱了。抢人家男朋友,哼哼,我会叫她没有好下场的。”

白母的泼妇形象终于显露出来了。

“阿姨,我拿你当长辈才对你说话客气,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你要是敢动橙橙一根毫毛,那么你家白薇薇这辈子也休想嫁人了。咱们走着瞧。”史泽豪突然变得像一只冰天雪地里凶猛的狼,用他的尖牙利爪死死守护着他的家人。

白母被吓得浑身战栗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她以为凭白家的地位和势力,想要惩治一个小小的迟雨橙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可是,史泽豪居然放出这样的话来,她要是敢轻举妄动,那么连累的即将是她宝贝女儿的终身幸福。

因此,她便不敢再造次。

史泽豪推开白母的手,再次打开车门:“阿姨,请你让一让,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……”

这白母酝酿了二十分钟的话,现在一句都还没说出来,人家史泽豪就要走了。

她不是白忙活了吗?

“唉,可是……”

白母平时能说会道的,这个节骨眼上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史泽豪将车发动起来,绕开白母站的位置,已经扬长而去了,留下一层薄薄的灰尘扬起。

这样突如其来的消息,叫白母也要些措手不及,可是终究纸包不住火,总有一天白薇薇会知道的。

如果,她对白薇薇隐瞒,那么到时候她会不会怪罪她呢?

可是,如果告诉她的话,白薇薇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,白母一时之间犹豫不决。

就在她踌躇未决的时候,电话响了,她拿起一看,是她老朋友打过来的,“我都等了好长时间,你那边事情处理完了吗?”

“完了,完了,我这就过来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白母挂完电话急匆匆地赶了过去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