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少太太是裁缝

史少太太是裁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7:31:44

最新章节: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,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:“怎么,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,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,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?”“当然了,人家还没长大呢。”“好吧,小孩子。”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,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,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

第137章 移情别恋?

徐晓帆走后,老太太在椅子上静静地坐了会。

凉风从背后徐徐吹来,她的满头银发被吹散开来,老太太身体有些抵御不了冷风的侵袭,不禁打个寒战。

“奶奶,我扶您进去吧,这里冷。”释泽熙想扶她回去休息,刚开始有些畏惧,可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说出口来。

释泽熙从未这样近距离地观察过老太太,以前他只觉得奶奶很凶,很严厉,对他总是居之千里之外。

所以,对于奶奶,他总有一种敬畏之心。

一般情况下,要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,他都自动离得远远的。

可是这一刻,奶奶离得这么近,这种“近”不单单是距离上的,还有心灵上的。

他可以感受得到,奶奶好像放下了芥蒂,有心靠近他。

“好吧。”老太太说完话,竟然伸出手来要释泽熙搀扶。

释泽熙愣了一下,随后很快上前将老太太扶住,以免她摔倒。

“泽熙,奶奶以前是不是对你太凶了点?”老太太在释泽熙的搀扶下,两人一同往屋里走去。

“哪有,奶奶您对我严厉是为了我好。”释泽熙一边看着脚下的路,一边回头看奶奶,笑着说道。

其实他们都知道,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。

老太太摇摇头:“你不怨恨奶奶吗?”

释泽熙笑笑:“您是我奶奶,我怎么会恨您呢?”

“你这是说好话给我听吧,我知道你跟你母亲一定很恨我。这些年奶奶都没有给你们好脸色看过。”

释泽熙明显感觉到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身子,走起路来需要借助他的力量才能往前挪动步子,她终究是老了。

“奶奶,其实是我妈妈错在先,是我们母子给大妈和哥造成了莫大的伤害,这些是我们应该承受的。我一点都不恨您。”

比起释母来,释泽熙的三观要正得多。

他没有跟自己的母亲同流合污,大是大非还是拎得很清楚。

“难得你会这么想。跟奶奶去房里一下,奶奶有事情要问你。”

难怪释泽熙感到好奇,奶奶今天怪怪的,对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原来是有话要说。

“奶奶,有什么事情吗,是不是徐晓帆跟您说了什么?”

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老太太的房间在三楼,因为以前爷爷住还在的时候住惯了,后来虽然腿脚不方便,但是也不想挪到其他的地方,便一直住在那里。

释泽熙搀扶着老太太一同进了电梯,直接来到了卧室。

这是一件装修得很复古的卧室,释泽熙还是第一次进来。

虽然在这个屋子里住了那么多年,但这的的确确是第一次,以前老太太根本不准他母子踏进这个房间。

今晚破天荒地叫他进来,那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。

老太太在床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指着对面的位置说道:“坐。”

“好。”释泽熙很恭敬地坐了下来。

“泽熙,奶奶问你的话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,知道吗?”老太太郑重其事地说道,显然对这件事情是非常的重视。

“奶奶,您请说,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“那就好。你跟橙橙以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老太太开门见山地问了出来。

“奶奶,您怎么知道这事,是徐晓帆告诉您的?”释泽熙十分诧异,这已经是陈年旧事了,奶奶为什么会知道。

“你别管那些,你只需回答我就是了。”

“我们以前是在一起过,可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而且,我们虽然是情侣关系,可是我们就连手都没有牵过。”释泽熙说的也是事实,他们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过。

“真的?”

“是的。我怎么敢骗您呢?”

“那她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,是为了你的钱?”老太太虽然不相信徐晓帆说的话,但是她还是想在释泽熙这里得到证实。

“那些都是胡说八道,迟雨橙根本不在乎我的钱。我确实想出钱帮她解决困难,也多次拿过钱给她,可是每一次都被她无情地拒绝了。她宁愿出去打工做兼职,也不愿意花我的一分钱。要是她图我的钱,那真是侮辱了她。”

释泽熙虽然跟迟雨橙分手了,但是一句坏话都没有说过,分品还是在线的。

“这么说,她接近你不是为了你的钱?”

“奶奶,您是听谁胡说的。根本不是她接近我的问题,而是我主动追求的她。刚开始,她根本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,后来,是我主动要求老师把我调到她旁边,跟她成了同桌,才渐渐地用真诚打动了她。她才愿意接受我的。”

“哦,那你们为什么会分手,难道是她看上泽豪的资产,移情别恋?”

“奶奶,您今天怎么都一些奇怪的问题?”

“别打岔,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分手全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轻易放开她的手的,是我不好,把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弄丢了。”

老太太不明白了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们同学在高考前,约好了一起去毕业旅行的,可是橙橙她要打工挣学费,就没有去成。

那天晚上,不知道怎么的,我喝多了,整个人迷迷糊糊的,头脑也不清醒。第二天在酒店醒来的时候,徐晓帆就莫名其妙地躺在我的身边,她说要我对她负责。

是我做了对不起橙橙的事情,被逼无奈就选择了分手。

一个多月后,徐晓帆告诉我她怀孕了。后来的事情奶奶您就都知道了......”

释泽熙说道此处,有些哽咽,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。

对于失去迟雨橙的痛,他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。

可是他极力强忍着,不让它流下来。

“照你这么说来,是你辜负人家的一片心意是吗?”

“是。我后来后悔极了,可是当我知道徐晓帆没有怀孕的时候,我简直高兴得要跳起来了,我高兴地跑去找她,想要得到她的原谅。

可是毕竟是我把她伤得太深了,一切都回不到原地了。

哥哥对她很好,她跟哥在一起比跟我在一起幸福多了。

我只会让她受委屈,让她痛苦。”

释泽熙越说越激动,身体不自觉地在发抖。

“唉,橙橙这傻孩子,竟然一个人背负了这么多。你先回去吧,奶奶心里自有分寸。”

“好。”

释泽熙走出屋子那一霎那,伸手将眼泪擦去。

留老太太一个人看着老伴的照片发呆......